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农历  

2016-07-11 17:51:21|  分类: 随笔(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蛙鸣的日子似乎越来越早了,根据我的记录,前年的第一次蛙鸣,是甲午三月廿六;去年,则提前到乙未二月十二;今年,丙申一月廿九,在我的书房下一片水域处,蛙声响起——一定是土壤里有了什么消息,使它们按捺不住。这时,我正在写一幅小楷,想到它蛰伏了一冬之后,神气攒足,不再沉默,这个夜晚就有一些表情了。农历对于小人物、小动物会更亲切一些,它们离土层很近,甚至指缝里都是泥屑——依照老历来行事是最可靠的,这也是皇历虽老通行无碍的缘由。这个在不歇的蛙鸣中写就的作品,一以贯之,只是在揿印的时候指头抖了一下,没有盖得那么透彻。我走到窗前,看蜿蜒的水系黝黑中闪着微光,草木葱茏,一股潮气郁积不散,这些鸣唱者就伏身其下,它们对暗夜是如此相适。
   
蛙声的游移性很大,晚间外出,草地上都是蛙在跳跃,可积跬步,从这个小区跳到另一个小区去。没有谁会喜欢一只蛙,或者把蛙放到家里听它们歌唱。少年的我捕捉无数的蝉,却始终不会对一只蛙下手——如果是蟾蜍更让人避之不及。据说动到它,手上也会起一层疙瘩,和它背上的一模一样。蛙是公认给人类带来益处的,尤其在没有蚊帐的时代,一只蛙一夜间可以消耗无数的蚊虫。可是没有谁喜欢它——人们对于外表的妍媸还是很看重的,妍美总是摆在第一位。就像有的艺人,是屏幕上的常客,风花得很,可是讨论她演过什么有品位的戏,大家想了好一会,还是没想出来。如果陶金、白杨、上官云珠那个电影时代还在,她就没法混了,可是那个时代彻底过去了。
   
宠物的名单越来越长了,蛙永远不会在这个漫长的名单上出现。它在暗夜中行,暗夜中鸣,这几年一直提前着鸣唱的时间表,尽管我弄不清其中缘由,只是留意于物变,往往成趣。
   
五月初五的前10天,就有人开始来送粽子了,都说很好。送多了,张三的李四的堆在一起,也没有注明。品尝时才知道有的真是好,有的简直就是一团糯米。粽子是一种让人看不清的食物,外边用箬叶包着,有乡村气味。里边如何,得松了绑才知道。给人送粽子,其实是送一个未知数——没有哪个人会当场解绳品尝鉴定。这也使每一年五月五恍兮惚兮地来了,在一阵晴一阵雨里。
   
人们擅长在雨中划龙舟。这里离汨罗很远,这篇《离骚》充满了十几种泽畔植物,有人说这些香草是喻明君、贤士的,其实香草就是香草,这样才不蔽本来。龙舟的号子声一定把屈原唤醒了——一年里面,总是在这个时节、这个江面上,见到这些有力的动作。我在楼上用望远镜张望,雨大起来,水渐渐急了,江流匆匆赶路,龙舟有些吃力了。天气清肃的时候,我从望远镜里可以看到一些奇怪的细节,现在都迷离朦胧了,眼前花白一片。下雨不是下刀斧,却使人惊惶失措,跑起来顾不上斯文了。雨伞这个道具是从倾斜的屋顶移植过来的,一个人有一把伞,她就变得从容文静,雨中漫步反而是一件雅事了。
   
端午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含含糊糊的时段,风来雨往,忽晴乍阴,没有一个定数,让我几次跑步时被雨水淋湿,带一把雨伞出去,又出大太阳了。好在粽子吃了,龙舟划了,端午过了,风停了,雨止了,一切都该澄明起来。
   
五月初七晨起跑,听到第一声蝉鸣,接下来在树干上拾了一个完整的蝉蜕——它们夜半从地里钻出,还挺柔软,而今已乌黑发亮镶着金边,在枝头上歌唱了。人们在蝉声中,感到一日又一日的热浪,总是要到蝉鸣稀疏的时候,才有一丝凉意。
   
那些未能钻出土层的,必然死于封闭的潮湿里,连同它未来的声响。而许多钻出土层者又被守候的人们捕捉,成为盘中美味。那么,这些幸运者见到了豁然开朗的天幕,可以放肆地飞放肆地叫,应和骄阳的热烈。
   
以前有不少人写到蝉,因为他们有动手捕蝉的经历。甚至以捕蝉为业,《庄子》里那个伛偻老者,一出手一个准,许多蝉来不及放声就被收入囊中。这样的人如果多了,夏日就清寂了许多。蝉是疲于奔命之物,时日无多,也就声嘶力竭而鸣。和人恰恰相反,一个人来日无多,医生就会叫他吃好喝好,不要再费心力了——此时真是知天命,生活的节奏缓慢下来,再无旧日的颐指气使。一个人到了连发脾气都做不到,就像一只蝉叫不出来了。
   
少年时的夏日我捕捉了许多的蝉。尽管大人会说今天是小暑,或者大暑,不要出门,但我还是从旁门溜了出来。它们个头硕大,捕捉后把蝉翼撕掉一些,它们就再也飞不起来了。一个少年没有什么玩具,这些时令的小飞物就是上天赐予他的最好礼物,品相生动,可感可抚。此时,少年和他的父母,从未听说冰箱、空调、电视、手机,连电风扇也是在富庶人家的厅堂上见到的。那么,整个夏日,他就是在草莽中跑,皮肤晒得黝黑,腿肚子被荆榛拉的都是伤痕。只是他健康,快乐,视力也因为常见绿色出奇的好。晚间来了,油灯如豆,突然鸣蝉,少年放下作业本,还想着溜出去看个究竟——大人们说,今天是秋分,是日和夜平分的交汇点。
   
我惯于使用农历,往往在书法作品的落款处写上甲午仲春柳色如烟,或者乙未九月秋风起兮,或者丙申孟夏绿野连云。觉得很适宜自己的书风书意,达到古雅。有人认为从辨识的方便出发,还是用公元纪年更好,我笑了笑没有理会——真那样落款,一幅好作品就被糟蹋了。
   
我在农历中行,在农历的节气中抚摸,听到、嗅到土层里、天际上的声响和气味——我在这个城市里要对过去有所表示,也只能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