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矛盾?彷徨?痛楚?独立——庐隐  

2015-06-07 13:44:48|  分类: 随笔(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到福州闽候赏油菜花,望着漫山遍野的金黄,想起如慧星飞逝的女子——庐隐,她的一生如同开满山野的油菜花,明知只有十几天的花期,却拼了命的要把山峦染黄,留下零乱的狂乱身影,在那片片金黄之下又隐藏着庐隐多少未待说清的话啊!
        庐隐的一生短暂、浓彩,如同台上的女主角,剥下戏装要还原自己的时候,却再也寻不回自己。如同她常说的:“人生不过尔尔,乐也罢,苦也罢,管他呢,且随遇而安!”
        庐隐生于1899年,在孤独忧伤中度过了童年,13岁那年,她挣脱了童年忧伤的影子,从前遭家人忽略的“笨小鸭”居然考试上了北平女子师范。生活就此翻开了新的篇章,人生从此焕然一新,面对五四运动的蓬勃发展,新的思想,新的学说激荡着她。她的笔投向了文学创作,创作的热情一发而不可收拾。1920至1925年,五年间,她并创下了自己风格的作品《思想革新的原因》、《今后妇女的出路》、《利已主义与利他主义》等杂文。一边教书,一边游走于民族救亡运动之中,激荡中写了《月下的回忆》,这组游记记录了她大学毕业时与同窗好友赴日参观以及途经朝鲜、东北等地的所见所闻所感,茅盾曾称之为庐隐这一时期的代表作之一。
        与此同时,庐隐认识了北京大学学生代表郭梦良,随着思想上的交流加深,两人“书信往来,不觉竞成良友。”爱情的种子播下,然而,郭梦良是有妇之夫,而庐隐身边亦有订了婚约的林鸿俊。
        林鸿俊从日本留学半年回来,原是庐隐姨妈家的远房亲戚,两人初识,却因一本小说《玉梨魂》投缘,家人反对他们交往,而庐隐却认为他将来定有出息,无奈之下,家人资助林鸿俊东渡日本念完大学再商婚事。
几年间,庐隐考上了女高师。并与郭梦良不知不觉坠入爱河,然而,郭梦良家有旧式包办的发妻,从日本归来的林鸿俊催促庐隐结婚,与郭梦良的情趣相投,她发现林鸿俊思想平庸,对于庐隐加入抗议演讲,上街游行他都非常反感,并对这位学文的未婚夫投身官僚政客名下,极其反感,于是就有了退婚之意。
        在家人与社会的共同反对声中生性倔强的庐隐与郭梦良迈入了婚姻的殿堂。本以为幸福生活就此开始,然而家庭的琐事让她感到失落,她觉得结婚不好,不结婚也不好,得不到爱情苦恼,得到了爱情仍然“徘徊歧路”,不知“何处是归程”。她的作品之下就充满了矛盾和痛苦,渴望幸福,又摆脱不了种种羁绊。然而,更大的悲哀来临之时,郭梦良被肺病夺去了生命,她的心里顿悟原来她是那么深沉地爱着他,共处两年的光阴犹如光影魔术手一一划过,然,她背负着十个月大的女儿和世人的指责,她的笔下就此写下:“必皆凄苦凉之音”。《寄燕北故人》、《海滨消息》、《寄天涯一孤鸿〉》、《愁情一缕付征鸿》,在《雷峰塔下》的副题是“寄到碧落”,文中她与郭梦良约定在雷峰塔下坚守着一个角落,然而雷峰塔倒了,她庆幸雷峰塔倒塌,这样可以扑灭她与郭君的痕迹,往日的情怀怎能抹掉呢?只能更加深了那份如断藕残丝的爱情,痛楚的庐隐,文字多了感情的凄清委婉,更有了鲜明如她的个性的风格。
        过去的沉重如一口古钟。“创痛的心灵需求爱情的慰藉,正等于花之需要阳光的温煦。”郭梦良离世后的第4年,庐隐结识了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的学生李唯健——一个浪漫的四川诗人,开始了第二次风风火火,令人世人瞩目的爱情,李唯健比庐隐小八岁,面对李唯健的追求,她竭力克制,她并没有完全从悲伤中解脱出来,对诗人的爱情信号顾虑重重,她说“这些天连着喝酒,我愿连着醉。”徘徊在爱情十字路上的她又说,我觉得有一个美丽的幻影在我面前诱感,她与李唯健的通信在第二十九封时,她终于表示接爱诗人的爱情,并把她们一年间的书信以《云欧情书集》为题,并在1930年天津的《公益报》上开辟专栏,这本情书集计六十八封信,这些信中她未做任何修改,一如她率真的情感,她说,这是一本真实的情书,其中没有一篇,没有一句,甚至没有一个字是造出来的,当我们写这些信时,也正是真正剖白自己的时候。
        庐隐与李唯健在日本度完蜜月,写下了《东京小品》十篇散文后回国定居杭州。在杭州的西子湖畔,写了泛舟西湖的乐趣,夜晚捉贼的虚惊一场,装腔作势的学者,麻木不仁的太太,不顾廉耻的淫女,在种种琐屑的生活事件中反映了中国30年代的社会剪影,她把这7篇生活散记归于——《玫瑰的刺》。
        幸福的爱情与生活同日而至,然,上天总是嫉妒有才学的女子,幸福的生活总如昙花一现。正如她所说:“我热就要热到沸点,冷也要冷到冰点”!
         1931年庐隐离杭去沪任教,正值人生的创作高峰之时,她甚至还为自己写下了自传,她说:“我愿我六十岁作自传的时候,我已经有一二本成功的杰作,那么我就在众人赞叹的声中,含笑长逝吧!”
        没想到一语成戳,1934年5月13日,庐隐因难产,流血过多,逝世于上海大华医院,一代文坛女星就此殒落了,时年三十五岁!
        她一生充满了矛盾、痛楚、挣扎着与命运抗衡,她思想敏锐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满腔的爱情激情,她对自由的渴望,对幸福的追求,矛盾曾评说:“庐隐是‘五四’的产儿,“‘五四’”时期的女作家能够注目革命性的社会题材,不能不推庐隐是第一人。”
        斯人已逝半个多世纪,如今的闽候似乎也无处寻觅庐隐的踪迹,她的文字带着她强烈的个人印记在文艺的土壤里燃烧着,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里,她鲜活地为自己爱过一场,洒脱的活了一世,天下人已尽知,庐隐一个敢爱敢恨敢写的女子!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