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武夷山下,寻找柳永  

2014-10-31 13:37:01|  分类: 随笔(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福州朋友最近迷上了尹派越剧,从他口中听闻了王君安这一名字,她是越剧尹派大师尹桂芳先生的关门弟子,今年因曾主演越剧《柳永》而被授予武夷山市荣誉市民称号。
  柳永原来是武夷山市人啊,那有没有什么遗迹留下来呢?朋友突发此问。
  早知柳永是武夷山市人,可惜往来武夷山N次,提及这位文学宗师的概率却是少得可怜,相关旅游资讯也不多。1026日,周末,趁着深秋的晴好天气,和朋友一起在武夷山市探寻柳永的踪迹。


                                    初逢柳永

  武夷山市武夷宫景区,九曲溪的竹排一个接着一个漂来。熙攘的游客们从这里下竹排,顺着石阶而上,自然而然来到宋街。经过一段市井的喧嚣,再穿过一座石牌坊,眼前浮现一座阁楼式建筑,周边一下子安静下来。
  此建筑位于九曲溪一曲尽处的北岸,坐落在四壁陡峭、屹然耸立的大王峰脚下,遥对着丹霞峻拔、苍松环簇的幔亭峰。
  内里游人极少,时令的桂花开得正盛,香气溢满庭院,风吹落叶,正宜于孤身探幽,独步静寂。
  草坪上矗立着一尊铜像,其人神采飞扬,眉宇间才情俱显,面对幔亭峰和大王峰,似乎在持卷凝思。阁楼牌匾,一书白衣卿相,一书一代词宗。这里正是此番要追寻的柳永纪念馆啊!
  铜像边上,立一大型石刻,原来,建这纪念馆时,武夷山市还专门从他逝世之地润州(今江苏镇江)取回一抔黄土安葬于此,以示一代词人魂归故里之意。
  柳永是现今武夷山市上梅乡茶景村人,原名三变,字景庄,又字耆卿。因排行第七,故又名为柳七。柳永少有俊才,为人风雅,巧工词章,年轻时曾有金鹅峰下一支笔之称。柳永后离开
  家乡,流寓杭州、苏州,游走于听歌买笑的生活之中。其词声名鹊起,仕途却屡屡失意。柳永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馆内门厅照壁正面高悬毛泽东手书的巨幅柳永词《望海潮》,背面为柳永名词《雨霖铃》的词意石雕画。执手相看泪眼浮雕背后设有精致的凉亭,营造出花前月下浪漫的情调。纪念馆内设有东西展厅,缩小建筑比例展现出柳永生平的书香门第、幸福童年、蹉跎岁月、失意官场、颠沛流离等事迹,描绘出柳永的坎坷一生。纪念馆后壁题刻着柳永生平最广为流传的词。
  正史不为柳永列传,野史的记载也是支离破碎,挂一漏万,我们甚至无从得知柳永相对确切的生辰年月。但历史也是公正的。柳永暮年才考得一个小官。宋真宗、仁宗两朝四次大考,共取士916人,大多都顺利为官,但历史早已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忘得干干净净,柳永至今还闪耀于历史的天空。
  纪念馆选址背对九曲溪,潺潺溪水,杨柳岸边,蝶舞蜂飞,此番景致也许是对这位魂归故里的词宗大师的慰藉,可谓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于何人说


                                    走进白水 

  说起白水,还得有一番解释。

  史书云,柳永是福建崇安五夫里白水村人。可如今找遍武夷山市地图,已无白水地名,寻访一番,才知已经改称茶景村了。
  资料显示,茶景村原名白水村。宋淳化五年(994年)崇安县建置后,设城坊和东、南、西、北四乡,白水属东乡内五夫里。1960年,白水辖区的茶里和景园两村合并,改为茶景大队,1984年改茶景大队为村。
  从市区前往上梅乡茶景村,山路弯弯要一个多小时,一路打探,好不容易找到了柳永故居的遗址。
  故居早已荡然无存。遗址上挺立着两株罗汉松,村里人说,前些年曾找人用碳14鉴定过,有千年树龄,与柳永时代相近。换个角度看,两株并排间隔约十米,恰似大户人家门前的风水树。村民把柳永故居残存的地基指给我们看,拨开积淀的泥土,可以看清鹅卵石砌筑的地基和道路。或许村民不想破坏那段历史,任这片遗址荒草丛生,也不开垦为田。柳氏故居前方原竖有石碑,现在还能找到断裂了的一块,可惜岁月把石头磨平了,只一字还依稀可辨。
  罗汉松边一条小路曲径通幽,延伸向村旁苍翠、俊美的鹅子峰。蓝天下鹅子峰双峰并立,恰似大地母亲高耸的双乳。早年的柳永,就是沿着这条曲折的山路前往山顶寺庙求学读书的,如今寺已无,地基尚存。
  茶景村与武夷山水地脉相连,活脱脱是一处得天独厚的世外桃源。柳永就在这里汲取家乡的乳水长大,他的才华就在这里孕育。在这块天地灵气的熏陶下,柳永的脚步渐渐变得矫健、变得潇洒、变得风流,直到颠沛流
  离,浪迹天涯……

                                    夕照茶里 

  从故居返程,不过十来分钟,来到一个自然村。村名叫茶里,虽以茶为名,田野里种的却都是稻子,金黄的谷穗随风起舞,与红色的夕阳相映衬。
  和不少老村子一样,茶景人不多,房子也有些破败。有些屋子长年无人居住,只剩些断壁残垣了。
  一幢老宅子,保护完好。古宅门楼两侧有石雕门联:宅近青山同谢朓,门垂碧柳似陶潜。石材取自红褐色的花岗石,用阳刻手法雕成,字体楷书,端庄典雅。对联出自李白诗《题东溪公幽居》。
  古宅户主现是一位姓袁的老人,他告诉我们这座古宅已有两百多年历史,位于白水通往五夫的古道旁。村里后山曾有人栽种过老枞水仙,茶叶生意一度兴旺过,该村故名茶里。古宅人家祖上贩过茶,经过商,曾是当地富户。茶里现留有十余幢老房屋,住在古村中的百余口人,主要以种粮为生。
  村中有一条长达200余米的石砌路面,曾是五夫古镇的商人往返于浦城县石陂街圩市的古道,至今保存完好。不知何时,两位老人拎着米箩走过转角,通往历史深处。
  想当初,柳永也是从这里走出大山,越过仙霞古道,去往江浙富庶之地,前往京城求取功名的吧。在刻苦攻读的过程中,柳七郎有了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红颜知己,有了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痴情愁绪,有了杨柳岸,晓风残月的肝肠寸断,有了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的放浪形骸,有了多情自古伤离别的人生况味……
  锃亮的鹅卵石反射着夕阳余晖,有些晃眼。就是这条古道,走过柳永、走过朱熹,走出了武夷山文化史上曾经的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