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拉板车  

2014-08-09 19:58:38|  分类: 随笔(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板车是福州地区的人最常见的工具,早年乡下隔壁邻居靠拉板车吃饭的多了。

    看见拉板车的傍晚回来喝上几盅,满脸通红,一人高兴,全家欢喜,许多人好生羡慕,心想以后要是能弄上一部板车拉拉,不但有饭吃,还有几多享受,那也不错,没有虚走一遭人生路。

    那时一位好友的大哥书不读了,还没去学艺,吃的是“死饭”,家人说他没出息,憋了许多气,到了出气的时候了,也让施展施展他才华。

    他借了一部板车,装了七八百斤的煤,准备拉回七八里外的自己家里来。为慎重起见,他叫了一位帮手,年纪大了他一倍,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让他压一下阵,下了坡就分手,在后面拉绳尾。拉绳尾这话不好听,人要是一辈子拉绳尾那就完了,永远没有前头带路掌握方向冲锋陷阵的日子,一辈子听别人的。此时,他有了个拉绳尾的就放心了,板车有了刹车装置,安全就有了保障。

    最初的行程是让板车滑行一段下坡路。他在前头抬着车把,让车的后架磨着地面,拉绳尾的也丢了绳尾,踩在了后架上,增加摩擦系数,减缓速度。这样行走了十几米,没有脱离既定的方针路线。

    接下来的旅程就太猛烈了。

    路越来越陡,车越走越快。拉绳尾的叫一声“坏了!”,他的车把就托不住了,悬空了,估计煤往车后退,重心在后,前头的车把翘起在半空中,伸向云霄,他看到了最后一抹晚霞。可怕的是车子没有停住,反而加快了步伐,象赶时辰,拉绳尾的惊呼“我不能陪你去……”声音越来越远,知道他撒手了,在这关键的时刻!他的脑际就闪出了拉绳尾没来得及喊出的一个字“死!”--“我不能陪你去……死!”

    曾经看见过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拉着一车的石板,从四五米高的堤坝上往下滑,一不小心,车子就翻了,小伙子躺在了车子底下,肠子流了出来,叫喊着:“你们打死我吧,我不想活了,我疼死了……”

    他被吊在了车把上,只有脚尖偶尔碰到地面,路面很窄,弯弯曲曲,俯冲的车子瞄准了路边的树干撞,那树干很粗,是松树,就是用来烘托牺牲了的英雄伟大的那种树,很苍老,树皮斑斑驳驳,没有一点生气,他想,这回流出来的不是他肚子里的肠子了,肠子会从裂开的脑袋瓜流出来的!他闻到了松树的清香了!车把冲出路面了……

    他的脚尖触到了路外的一块凸出的岩石,车子拐了个弯,又朝着乱石沟投注。乱石沟在路的下方几尺深,再没有落脚的地方了,还有丛生的荆棘,可恶哪个石匠,把乱石劈开了,也不搬走,生出许多棱角,尖尖的,利利的,存心害人,要陷进去,车子都散架了!车子也怕了,不用说,自个扭头便走,在弯路上歪歪扭扭,象没头苍蝇,狂奔了百十米,来到了平坦的晒谷场。

    心想终于逃过一劫,脚板也踩到地面了,该是平安无事了吧,怎料那车子就是歇不住脚,还一个劲往前冲,晒谷场的尽头是小溪,跌下去,那一车的煤准把他活埋了!

    没办法了,只能听天由命了。那凶猛的劲头谁能抵挡得住?

    万般无奈之际,看到前头躺着一截水管,足足膝盖那么高,不容多想,也不知是好是坏,是福是祸,到了跟前,脚尖一用力,一跃而过,不料马失前蹄,扑倒在地,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想是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不然怎么就身子骨一点疼痛没有?绝对灵魂出窍无疑!

    待他回过魂来,感觉有些不对,怎么看不到自己的身子?都说人死了之后,灵魂就飘了起来,可他还是只能看到晒谷场的一方三合土,闻到的是三合土的味道!起来一看,车子还是车子,煤还是煤,乖乖地停在那里,就象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原来车子跳过了水管,水管救了他一命!再过二三米,就是小溪了。

    拉了板车,打道回府。可怎么也拉不动,发现车胎英勇献身了。

    围了一圈看热闹的,有人检查水管,说不要张扬出去。有人说:“说你破坏生产,也不为过。”

    他泄了气,知道闯祸了。

    回家的路很长,到了下半夜,还没回到村子。

    半路遇到两个年轻人,生怕他出事,问:“要不要抬你回家?”

    回到家,饭也没吃,脚也不洗,就躺下了。

    天快亮的时候,母亲来安慰他:“你想想看,你要是死了,这么大了,总不能用草席卷了,好歹也得拿几块铺板钉了,送你上山,这年头铺板多贵,家里哪里不需要用钱的?!”

    好一段时间,他都不敢想发板车财,就象鹿角被人锯了。

    不想干的事情往往需要你干,就象想干的事情不让你干。

    那天傍晚,他又拉了板车,去运山上的黄土。天快黑了,没个伴。阴影还在,不敢想,那就不想。到了山上,发现路更陡,更窄,那不是路。还得想,想着车子怎么压了他,埋了他,再想怎么抵抗,怎么躲避。怕有遗漏,又将运煤的教训搬了出来,从头到尾在脑子里放映了十几回,就当看恐怖片,演的是别人,不关他的事。想得面面俱到了,也就心安理得了。安抚自己:该死也是你的命运,和本人无关,这人为你绞尽脑子了!

    后来没死,也没出事。

以后就再也不怕拉板车了。可也没板车拉,没去走后门,轮不上。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