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你的生命像莲花一样绽放  

2014-07-17 21:02:12|  分类: 随笔(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在翻阅一本长篇历史小说。说句实话,在此之前对于冠以“长篇”之类的小说,我总提不起兴趣。我认为,只要稍加留心生活,周遭所发生的许多事都比小说中的描写更具有感染力。而那晚,我却被书中的曲折打动了心。            

小说的书名是《钱四娘》,对兴化历史稍有涉猎的人应该知道,书中的主人翁,这位名叫钱四娘的女子,与被兴化人民称为母亲河的木兰溪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像永远流淌不竭的兰溪水一样,有关于她的传说至少依然还在兴化大地上传颂不绝。

  木兰山陂陂水清,南洋北洋风日晴。

  惯坐舴艋中流稳,颇爱堂梨两岸明。

  石堑沙堤回海势,鵁鶄鸂鶒乱春声。

  漫向云庄望浦口,更从壶顶看沧瀛。

木兰溪源出仙游县西苑乡西苑村海拔1860米戴云山处,盘山绕谷,越盆地,穿平原,汇集360涧涓涓细水,东奔入海,全长105公里。在明朝进士郑善夫的这首《木兰溪》中,兰溪的水是清澄的,流速是舒缓的,岸边梨树葳蕤,群鸟和鸣,一派旖旎的江南水乡美景。犹如一幅长长画卷铺陈在兴化大地之上。的确,近千年以来,木兰溪正是以母亲乳汁一般的甘泉,年夏一年地滋润着两岸的芸芸众生,兴化历史的悠久和文化的灿烂也由此得以渲染。然而,在九百多年前,这里却是溪海交融,盐淡之水不分。干旱时,清清溪水径自入海;暴雨季节,却浊浪激荡,两岸一片汪洋。明代莆田人余飓曾有这样的描述:“方春夏交,霪涝奔腾,则四郊皆泽国也;若遇秋风涛翻,则望洋氵盖氵晶,四郊又斥卤也。”远想当时,木兰溪下游平原非涝则旱、灾害频发,给两岸人民生活带来的苦痛是何其之深之重。

宋英宗治平元年,也就是公元1064年中的一天,有一对父女从广东来,欲回老家长乐,路经莆田恰巧上一场暴雨。不断上涨的木兰溪水倾刻间漫上两岸,化为滚滚洪水涌向片片田畴,裹走了岸边的树,也冲垮了平原上的一些农舍。田地毁损,房屋坍塌,风雨中传来一阵阵凄惨的恸哭声。面对此情此景,这位年仅16岁的女子也愀然出涕,一股无以言状的悲怜涌上心头。回家后,在其父的鼎力支持下,她毅然倾尽家资10万缗,前来莆田建陂。

这位女子,我们从此叫她:钱四娘。

缗,古代钱币的一种计量单位,一千文为一缗。可以推算,十万缗,在当时应该是一笔不少的家资,这诚然称得上是个富裕之家了。我想象不出,那时,钱四娘家会是怎样的一座华丽府宅,我只知道,在我国古代,富贵人家的女孩是锦衣披身,精于揽镜施黛,在丫环的侍奉下,过着风雨无忧的生活。她们常是闺房深守,更不用说外出劳作了。而正值芳龄少女的钱四娘却全然没有千金小姐的娇气,为了给莆田南北洋百姓修筑一个可以防涝抗旱的陂,她居然携带巨资,离家出走。以至如今,我们依然深深感叹:她,那样单薄的身材,居然有着一个比天高、比海阔的胸襟;她,那般纤弱的双肩,竟然可以应对一个如此浩荡的工程。钱四娘的到来正是隆冬季节,天寒地冻,但是,她善举却如冬天里的一把火,烘热了兴化平原无数百姓的心。迎着飕飕朔风,大家踊跃加入了筑陂的队伍……

木兰陂位于木兰溪下游、木兰村木兰麓。长一百多米的陂身横亘两岸,29个石墩犹若披坚执锐的将军岿然矗立水中,委实有一种中流砥柱的感觉。陂的上游,波澜不惊,深泓浩森;陂之下端,素湍激石,回旋环绕。而陂的两侧,是两条支流,水流滚滚,一泻千里。这便是集引流、蓄水、灌溉、排洪、挡潮五大功能于一体的我国至今保护最完整的古代大型水利工程之一的木兰陂。

凭实而论,与建于两千多年前的四川都江堰相比,木兰溪算不上宏伟;与当代长江三峡水利工程相比,它更是一介小巫。尤其是,以大小不一、粗糙得不见一点雕琢痕迹的石块、石条筑成的外形,绝对与美观无缘。然而,已经浑身斑驳的表体告知我,这里已深深地依附了一段悠远而曲折的历史。

关于木兰陂的建筑,传统的说法是“钱林开基”、“李宏创募”,木兰陂的建筑历经了两次的失败,以至第三次才得以建成。也就是说,现在廓然横陈于眼前的并非是钱四娘亲手营建的木兰陂。公元1067年,历经三年的风餐露宿,胼手砥足,一条大陂终于把木兰溪拦腰截断。三年,一千多个日子的挥汗与流血、守候与期待,现在,大功告成了,愿望成真了。人生快意须尽酒,那天,钱四娘也和民工一道乘舟载酒,举杯相庆。没曾想,正在此时,一场暴风雨突如其来,然后便是山洪暴发,野马脱缰的洪流,冲毁了大陂。风雨中,悲愤至极的钱四娘一头扎入了滔滔兰溪水……

都说水是生命之源,只不过,有时候水却摇身变成一只翻脸不认人的猛兽,张牙咧嘴,倾刻吞噬生命无数。尧舜时代,洪水肆虐,经常包山岳,没丘陵。受舜帝之命,禹开始了漫长的治水历程。他上冀州,赴兖州,到扬州……一路风尘一路奔波,经过十三年的治理,终于驯服了九州洪水,舜帝便推他为继任者。公元前251年,李冰出任蜀郡守。四川有幸,在他的发动、指导、主持下,四川灌县筑就了我国最古老的水利工程—— 都江堰。显然,两千多年后四川人民还念念不忘李冰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是一位与都江堰一样伟大的水利学家,有了都江堰,旱涝无常的四川平原才成为天府之国。当然,治水又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工程。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作为前提保障,它应该是一种官府行为。大禹也罢,李冰也罢,倘若他们不是天子脚下的一名官员,不是代表朝廷的一种意志,他们能得到各级官府的配合么?他们,凭什么治水?钱四娘,作为平民百姓中的一员,我想说的是,你——一介民间女子,没有治水的义务,也没有治水的职责,更没有哪一级官府在背后援助,你能捐资十万缗来莆筑陂,我们兴化世世代代的百姓都已十分感谢了。尽管筑陂不成,你该也问心无愧了。当咆哮洪水冲垮苦心经营三年的木兰陂时,你何须选择投水自殁,让芳龄如花的生命那样面悲壮地消失在滚滚洪流中?我们为此感谢,但我们更知道,从此将有一种永远的惋惜、永远的伤感传承在每一代、每一位兴化人的心头。一个花季生命踏浪去了,而她在水面上击出朵朵浪花的同时,也在无数人的心里激起了层层涟漪。也是在宋朝,多患水灾的莆田还出现过一位与水有关的年轻女性;和钱四娘你一样,她也是为了百姓的幸福而不畏滚滚浪涛的凶险。她便是被后世尊称为海上女神的林默娘了。我不知道那时你是否听莆田百姓说过比你早出生百余年的林默娘那些在海上拯苦救难的感人往事,但我知道你和她一样有一双善良的手、一颗温暖的心。你们一样如惊鸿一瞥的短暂生命,都将象莲花一样永远美丽地绽放在莆田世代百姓的心中。

钱四娘,因为被你感动,你的故乡人林从世也倾尽家资前来筑陂(惜乎又一次被大潮冲垮);而几年后,唐宗后裔李宏以及他的好友冯智日也毅然来到莆田,又一次展开了筑陂行动,并且替你完成了未竟的心愿。现在,我正站在木兰陂旁边。溪岸上铺砌着与立在水中央的石条一样沧桑的石板,九百多年了,一代又一代的兴化百姓曾从这里走来踏过,无数串的脚印已把它们擦磨得有点光滑了。然而磨不掉的却是九百年前发生在木兰溪上的曲折往事。许多史料与传说一再提醒,这座木兰陂是“李宏创募”的,而我的眼前,还是不停地晃动着你那孱弱而坚毅的身影。我始终觉得,这里,每一块石头的上面都曾印下你的足迹,每一块石头下面都枕着你的那份高于自己生命的美丽心愿。隐隐间,有一脉历史的余温,涌动心头。

钱四娘,晚生一介凡夫,才疏学浅,纵使被你感动不已,写下的也只是这么一些蹩脚的文字。那么,就让我把我们家乡先贤、南宋端平二年状元吴叔告的一首诗再次为你吟诵一遍吧:

将军岩下吊钱娘,协应祠前献瓣香。

先已开基留胜迹,殁犹呵护现灵光。

金挥鼓角波涛险,骨挖香山草木芳。

济济功臣皆后进,不妨女士庙中央。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