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溪流·海和平原(郭风)  

2014-07-17 20:25:18|  分类: 随笔(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莆田的莆字,据云原来写的是“蒲”字。大约我初入砺青小学(那时我才八九岁)就读时,就听见老师说过,在很久很久的年代以前,县城外面以东以南的土地都是水和蒲草,并且与大海相联。对此,或者可以作如是理解:盛产稻谷,种植黄麻、甘蔗以及蚕豆,种植荔枝、龙眼以及橄榄的兴化平原在那样的年代里,可能并未真正形成或出现;那些年代,那里当然还见不到村落、小镇、神庙……乃至演兴化戏的戏台;对于在辽远的历史时期中的地理现象及其变化,当时年纪虽小,听了老师的讲述或介绍,心中隐约间也会出现某种儿童的神奇感。记得还听见老师说过,为使水和蒲草消失而让兴化平原出现,家乡早先的人民把“蒲”去了三点水,写成“莆”字。这也许是一个民间故事,但我似乎从小就确认这个民间故事是有意义的,它表达了我们的祖先把某种不宜耕种的土地更改为良田、果园,并在其间开创村庄聚居的意愿。
  在小学就读时,便听老师在课堂上说,家乡莆田海岸线很长,达二百二十余公里,有兴化湾、平海湾、湄洲湾,沿海大小岛屿多达一百五十余座。有趣的是,我的记性一向不好,可小时知道有关故土的海的数字,至今犹能记住。这也许因为老师介绍此等情况时,站在一幅乡土地图前面讲解;而这种乡土地图所标志的河流、海湾、岛屿等,对于儿童也有一种神奇感。可是,住在城关的人,从小看不到故乡的海;因为真正的大海离城关三四十公里。城关的一般人,往往直至老死只能看到“内海”。到现在想来,我都算是幸福的,大约在小学就读期间,就有机会既看到“内海”,又见及大海。记得刚进砺青小学不久,有一天,老师带我们去“春游”。地点是到东门外的阔口村。那里离城关不过二公里许,是南宋丞相陈俊卿的故里;另外,那里有一座古石桥,跨在淡水与咸水可以相互渗透的“内海”(亦称“海脚”,乃海水浸蚀至内陆的小水道)上。在我的儿童、少年时代,人们喜欢赞美家乡出生的那些历史上的贤人们。陈俊卿当然是其中之一,他于宋绍兴八年登进士第二名,为官时因与秦桧相忤,被谪,生平一贯主张抗金,是“主战派”。他的这类事迹在民间和少年儿童间流传。记得那次我们去访问他的故里时,老师又津津有味讲了一番他的事迹,可是我们到时,只见那里已是种着许多龙眼树的村庄,只在附近见到一口池塘,说是其里第内花园的莲花的遗址。不过,那次却站在阔口村的古石桥上,看到正在退潮时的“内海”:那泥滩的积水洼中间,有很多的跳跳鱼,它们的头上有两只突出的眼睛,身上有青色斑点,在水洼间钻来钻去;还见到很多小螃蟹,在泥滩上爬来爬去;我至今记得,当我们把一小块石头往泥滩丢下时,那些小螃蟹便立刻钻进小泥洞中去,一只也看不见……
  我初次见到家乡的大海,记得是在砺青小学快毕业的前一学年(大约十一岁吧?)。我的伯祖父家里,有位保姆是平海人。她的儿子阿福比我大二三岁,常从平海村来到城关伯祖父家里,和我以及我的堂兄弟们玩得不错。阿福常和我们谈到海和船,以及沿着海岸筑起的古代的城堡,等等,这些多么富于吸引力。所以,我们很想到那里去游玩。这年,我和一位堂兄终于得到家中的同意,跟着阿福去平海村。我们在东门外的梅花亭租了两匹马(我和阿福共骑一匹马,堂兄骑一匹马)。记得在二三十年代,从城关到沿海各村镇均无公路可通,马成为旱地的重要的交通工具。沿海从而有所谓马夫这一职业行当。现在我还记得那天为我们赶马的两位马夫。他们都是四十出头的人,上下唇全是乌黑的胡楂,他们大约原来是沿海种旱田的,强壮而温厚。他们在梅花亭的马站里给马喂饱了稻草,然后就把我抱上马鞍,又帮助阿福和我的堂兄上马,随后便赶马上路了。对我来说,这是童年也是一生中第一次“远游”。我们骑马沿着县境东南的古道前行,记得曾在黄石、笏石、棣头等镇休息,给马添料。我记得很清楚,两位马夫是半走半跑地赶在马后,脸上满是汗。那两位马夫喂马的情景,以及一路追在马后的情景,从那时起便留在我的心中,一直不能抹掉。
  记得从梅花亭马站出发后不久,一路便能看到一些海堤;土筑的海堤,石垒的海堤。当时年小,但朦朦胧胧地感到这是家乡人民使海和平原的关系取得和谐、取得平安相处的一种重要水利工程。大约过了埭头镇以后,我们骑在马鞍上便时或能望见远处闪灼浪花的蓝色大海,以及浮在海面的小屿和礁石。离埭头镇马行不过一小时吧,便到了平海镇。一到镇上,便听见海水正在涨潮的哗哗喧响。阿福家住在海岸陡坡上的村落里,他家的石屋门对着大海。这是一座有趣的石屋,和村落其他渔民的石屋一样,门前有一块晒鱼场,大门和窗户都一定面向大海。因为据说这是为可以眺望从远海回来的船,也为了承受从海上吹来的风。阿福家的石屋以及村落其他各户石屋前,大都排着渔网,晒着鱼干,海边的空气新鲜又有一种鱼腥味。正是秋天,天气一直晴朗,我一共在阿福家住了两天,当时海给我的印象,现在回想起来,是朦朦胧胧地感到它是一种无边的、巨大的存在;感到海上的风声和潮声是世间最洪亮的音响;感到驾船出海的渔民是世间最勇敢和人,最聪明的人。记得到平海的第一个晚上,阿福便领着我和我的堂兄踏着月光走到海湾的沙滩上去。讨小海的几只小渔船刚回来不久,各种大小不一的鱼都倒在那里,黄瓜鱼、鲳鱼,鳗鱼以及许多叫不出名的鱼,混杂一起;鱼行的伙计用大秤就地收购一筐筐的杂鱼。沙滩后面的海岸上,有几间小酒馆。我看见一些渔民卖了鱼便走进酒馆,现在似乎还想得起来,当时我对于他们心怀一种尊敬和羡慕之情。
  当时,我们曾登上平海城堡,城墙、雉堞都以石头筑成。站在城墙上看海,海湾的沙滩似乎就在城下咫尺之近,而大海似乎显得更加蔚蓝和辽远,而远处的船只真像树叶在无边的海面上浮动……所有这些印象,至今留在记忆之中。我曾查有关史乘,平海石城始建于明洪武元年,是为了防御倭寇而筑的;据史乘所载,同年,还在临湄洲湾的莆禧镇筑一石城,与湄洲岛相望。我到了晚年,始有机会多次到湄洲岛拜谒妈祖祖庙和这位古代女英雄的升天处。这座石头城堡保存和重修得甚好。
  在我的故乡境内,无大川流经其间。故分别从德化、仙游过境并入海的三条水,皆曰溪,即木兰溪、延寿溪和萩芦溪;但称之为溪,或是一种谦逊的称呼,也未可知。它们的乳汁哺育故乡的土地,我从小便知道家乡的平原上盛产稻谷、大小麦、蚕豆、黄麻和甘蔗;水渠的两岸、许多说不出名的丘冈以及村庄的屋前屋后,又都是果树林;这些都是一种恩泽,使生长于斯的人不知不觉间心生感戴和眷恋之情,并不免感到自豪。
  三水中,木兰溪最大,流过整个兴化平原,然后在三江口入兴化湾。木兰溪有一座可与都江堰相媲美的宋代水利工程:木兰陂,陂址离城关约四公里,在砺青小学就读时,有一年老师曾组织同学们到这里“春游”。记得那年的春游,老师还吩咐高年级一些能吹竹笛以及拉胡琴的同学随身带了乐器。这使我初次看到木兰溪和木兰陂。“木兰春涨”为家乡二十四景之一。记得我们穿过溪畔的荔枝树林、龙眼树林以及随意生长的古榕树林前行,很远处便能听到水声。到了陂前,只见蓄于陂内的溪水从二十八孔陂门间泻下,其瀑如雪崩、冰裂;如雷响、钟鸣;这种壮丽景色,不,应该说清楚,家乡土地上出现的这种壮丽景物,使一群小学生?——我和一起来的同学感到神奇,惊喜以至崇拜!我至今记得老师说过,这是汇集了德化、永春和仙游三县山间三百数十条涧水在春天时从这里一起奔泻而下,自然有力量,自然壮观。
  木兰陂南岸的陡坡上有钱妃庙。它掩映在古榕树之间,四近有农舍。庙内祀木兰陂的建造者钱四娘、林从世、李宏和僧智日塑像。用现在的目光看来,他们都是古代的大水利建筑专家、社会公益事业的首创者和组织者、目光投到后世百姓福祉的大智者和疏财仗义的大慈善家;用现在的目光看来,我似乎更应该说,他们都是坚毅的人。在我的家乡,在群众中,除了妈祖有极为崇高的声望和受到膜拜以外,钱四娘也是一位女英雄。民间传说和地方戏曲通过各种故事赞美她的德行。而据史乘的明确记录,这位古代女子于宋治平元年 (一O六四年)携巨金从长乐来莆田,修造木兰陂,不幸陂成时溪洪暴涨,陂被毁,钱四娘亦以身殉职。随后,又有林从世(是一位进士)聚金十万缗来莆修造木兰陂,亦未成其功。至宋熙宁八年(一O七五年),有侯官人李宏携钱七万缗来莆,并在僧智日的帮助下,——用现在的话说,总结和找出前两次造陂失败的原因,选用新址(即现今所见的陂址)筑陂,终于功业告成。当然,于此我不能不顺便加上一笔,这便是:木兰陂的建造是古代家乡千万人民的意志和智力和他们对于幸福和改良自然的愿望的永远令人尊敬和怀念的杰出成就,而钱四娘、林从世、李宏和智日等是人民的杰出代表。我至今记得很清楚,那一年春游时,老师除了带我们一群小学生观赏木兰陂春涨时的景色以外,又带我们到钱妃庙瞻仰钱四娘等几位古代英雄人物的塑像,并简要讲述了他们的历史功绩。随后,老师要带来乐器的同学在庙内的天井里演奏起来;于是二胡、口琴、木笛以及胡琴一起演奏起来了……不想,这场演奏竟吸引了许多附近的男女老少;那时正是春麦收场时节,钱妃庙外面便晒着不少麦杆,有人用麦秆吹起麦笛来了,也有人采下荔枝或是龙眼的树叶,吹起叶笛来了!……
  木兰陂的建造,水沿着木兰溪的溪床和四通八达的水渠流动,咸味的海水在海堤外面奔腾,整个兴化平原不至淡咸水混杂,蒲草也不见了,良田、果园、村落、村镇以及乡村中的那些庙宇、祠堂……出现了。一句话,兴化平原成为富庶的、美丽的土地。我的本家(即姓郭的族人),有一部分聚居于兴化平原的海尾村、南箕村。
  故乡境内第二大溪为延寿溪,它也是汇集众多的山间涧水从仙游县入境的。我小时在城关的东岩山上,便能眺望它的深蓝的流水。延寿溪上也有陂,曰泗华陂。那里离城关不到二三公里,也是用大石头垒筑而成的。此溪两岸皆为果园。譬如泗华陂左岸的下郑村,全村土地上全是枇杷、龙眼、芒果、橄榄、梅树、桃树、番石榴、柿树、杨桃、柚树等等;全村房屋以及一座尼姑庵掩映在果树中;一进村,只听见陂上的流水声,一到林中,只听蜜蜂声、鸟声,闻到花香。从泗华陂上溯一公里,有一座十三孔的宋代古桥,桥两端有古樟、古榕,两岸也都是果树。在这里,除石桥本身为一古迹外,从桥左的石阶下溪滩处,有一块光滑的大石头,曰钓鱼矶,传说是唐代名士徐寅钓鱼的地方。徐寅,唐乾宁元年进士,擅长作赋,是当时长安着名的才子。我少时,曾听老师说过,徐寅的《人生几何赋》、《止戈为武赋》等传诵一时。延寿桥之右,在几棵古榕树下,有宋人陈宓所书“延寿桥”的石碣一座。陈宓曾授业于朱熹。故乡学人均称,朱熹理学之传入莆田,与陈宓大有关系。一九九一年九月间,因拍摄电视片《南国叶笛》,我曾临延寿桥以及延寿溪附近的果园。那块徐寅的钓鱼矶已经不见,而陈宓所书延寿桥三字的石碣仍在。我虽然老了,面对故乡的古迹,不免思及前代贤人业绩,心中感念不已。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