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鼎.灶  

2014-04-18 12:56:25|  分类: 民俗工艺(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说福州是一个很落伍的地区,习俗很传统,语言很滞后。烧饭的铁锅不叫锅,叫“鼎”,谁叫“锅”,谁遭人白眼,被视为异类。几千年的乡音缭绕到今天,活化石迟迟不肯退出历史舞台,苦苦支撑,惨淡经营。

鼎的歌唱你听过吗?

现在是寂寞了。

当年的锵锵之声堪称时代的强音,直上青云,钢琴只望其项背,是迷路人的慰藉,落魄人的梦幻,断肠人的期盼,和炊烟一道,写就了田园诗。

虽然这声音刺耳,令牙齿酸酸痒痒,每隔十天半个月的,能事的主妇总是义无反顾提了鼎到家门口,叫鼎来个底朝天,粗手握一柄锄头,为鼎剃个和尚头,这叫“刮鼎”,鼎便在此时乐得引吭高歌。懒婆娘不作为,鼎底烟灰重重,柴火死命旺,就是不开锅,糟蹋家财,祸及子孙,这样的媳妇纯粹“十出”的货,迟早退回娘家自己煮饭,“自煮”。

刮下来的烟灰蹊跷,水蛇牳的毒放在里面,所以水蛇牳没了毒,咬了也无关紧要,但水蛇牳咬过的人一旦从烟灰上跨过,就九死不活。烟灰要及时清除。

鼎是厨房的主角,明星,位置显赫,理所当然居灶前的中央。所有的家什都围绕着明星转。现代的明星、领导,学习鼎的作派,配备美女秘书、魁武保镖、司机勤务工作人员一大帮,其规模其声势和鼎还有一段距离。

过去的鼎大人物大模大样。最小的一尺八,三尺直径的也只等闲。鼓山涌泉寺的鼎就别提多大了,当年三千比丘、比丘尼的稀饭一锅煮,锅铲用的是铧铲,锅刷起动竹扫把,清理街巷的那种,那才叫钟鸣鼎食。鼎还在,三口,有空你自己去看看。过去也有小鼎,号称“两耳鼎”,我就用过。两耳鼎系在草鞋蒂上,流浪的人专用,居家不宜。现在时代不同了,家家户户都配备了两耳鼎,人人都背井离乡了。

鼎大了,鼎的底座灶也大。灶大了,厨房大。厨房不叫厨房,叫“灶前”,闽南叫“灶脚”,尊重鼎就尊重鼎的龙椅,和突出莲花座,炫耀坐骑的道理是一样的。

灶有讲究,体态臃肿,臃肿了才坐得下大鼎,一般坐两口,有备无患,必要时双鼎齐上。两鼎之间,埋一水缸,吸纳过火余温,出热汤,形成三权鼎力之势。一餐伙食上桌,洗手脚的热水也有了,除非洗澡杀猪,不必浪费能源。迟归人的也不怕遭冷遇,预留的饭菜放在后鼎保温,合理科学。

灶裙华丽,贴砖绘图勒线条。灶面宽,便于放置钵碗瓢盘。灶膛开阔,来者不拒,吃得开。烟囱乃灶之大旗,直竖蓝天,矮了品位低,官运不亨通,没有吸引力,火就不旺。

灶既然讲究,砌灶的仪式就得隆重,得好好伺候泥水匠,发红纸包。砌灶也是考师傅,俗话说:“郎中怕咳嗽,泥水怕砌灶”。一不留神,就倒鼎倒灶倒烟囱,浓烟滚滚熏死人,要不就主次颠倒,“前鼎未热,后鼎啪啪滚”。就像美国的副总统占了前台,准是国家遭殃了,糟菜了。出了慈禧太后,摊就不好收了。有的师傅胸有成竹,画龙点睛,偏偏被怠慢了,师傅便捉了一只癞蛤蟆在灶膛底下,下蛊。我在《下蛊》的文章里提到。导致媳妇一下厨,老是内急,不停地厨房茅坑两头跑,不是饭焦了,就是煮不熟炖不烂,传闻乡里。

鼎的下手,俗称“灶前帐”,现在下岗的多了。原先,灶面上,鲎勺、笊篱、竹蓖、锅铲、鼎搓、锅刷、捞瓢、蒸笼,凑齐了。灶下的,火钳,铁的。吹火筒,竹制。火麸耙,木家私,用来清理灶膛火灰,形状和放酒坛里拌酒粬的木捅相当,巨无霸可以当“扒覆”,晒谷场上显身手。炭瓮,收集木炭。

灶前还有炉子、火锅、火笼、碗橱、案桌、锅碗瓢盆、瓶瓶罐罐、砧板、菜刀、剪刀、磨刀石、水缸、水瓢,挑水桶、打水桶、脸盆、洗澡盆、洗脚盆。泔水缸只能挤到门外。

灶前还要放置一些柴禾。烧茅草符合生态平衡,烧树枝伤林木。现在山上的茅草树叶没人要了,堆集厚了可能引发大火烧山。烧茅草要先捆“纹头”,就是把茅草打八字,捆成小枕头,再积小捆为大捆,好搬运,不撒漏,卫生,防火,不占地方。灶前再大,空间总是有限。纹头在灶膛里,火候大小好控制,不会引火到灶外。

灶前是大杂烩,大染缸,什么都往里面放,既是卫生间,又是厨房间。过去的家庭没有专用洗澡间,马桶间,难怪现代人参观故宫到处找皇后娘娘的卫生间,不过皇后娘娘的卫生间不在厨房。

过去的厨房,繁杂,闲散。繁杂了有富裕感,琳琅满目,用起来一应俱全,得心应手。闲散着自在,它自在,我悠闲,延年益寿,快活如仙。

现在的厨房干干净净井井有条,紧凑,逼迫,令人精神紧张,一脸肃穆,时时督促你搞卫生,为厨房加班加点作贡献。

鼎也有通底的时候,裂了,穿孔了,漏了,不要紧,补鼎补脸盆的经常路过。叫来钉上几粒铆钉,抹点泥灰,一样用。就怕“补鼎补大空”,用力过猛,捅了篓子,越补窟窿越大,那就没指望了,吵架理赔。周围的人有好戏看。

过去的人喜欢补,衣服要补,“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鼎、盆、缸、碗,都一样,照补不误,勤俭持家是传家宝。补过的碗现在可以拿来当艺术品展览,价值连城。

鼎灶是家庭兴旺的象征。

扒人鼎灶,是对他人极大的侮辱,罪恶满贯,乡下人自古不敢下此毒步。

到了公社化时期,大炼钢铁,家家户户的铁家伙硬家私,一夜之间,全砸了,打家劫舍,连锅端,连鼎端,没商量。千年等一回,几千年一遇的古怪事,有幸让我们见证了。凄苦不过揭不开锅,没锅怎么揭?没鼎怎么揭鼎盖?跑去吃“大锅饭”,吃不了几个月,全公社也都揭不开锅了。只好各家各户自备口粮,有口粮没鼎,生米煮不了熟饭,如何是好?当时兴起了“炖罐”热,自家按人头配备炖罐,放在生产队的大蒸笼里蒸饭。一时吃错饭、偷吃饭、偷撮米的事件经常发生。统一煮菜,那不是菜,是“猪饲料”。

没了鼎的家庭,冷冷清清。不洗澡也还得洗洗手脚吧,没办法,不管男女老幼、老弱病残,开展全民大健身,洗冷水。

村里没了鼎的欢唱。

我的奶奶赶上那年头老病,奄奄一息,动弹不得,更不能上公社食堂就餐,每日三餐,难为我六十多岁的伯母偷偷摸摸藏了一点饭菜回来,做贼一样。屋漏偏逢连夜雨,被发现了,说是里通外国,里通台湾,暗藏特务。那时蒋介石要回老家,号称“反攻大陆”,阶级斗争不能不抓,敌情观念不能没有。后经乡亲说情,罪责免了,责令“抬了来!”抬不起,仍旧每餐要死要活请示讨饭,比当乞丐还艰难。不久,奶奶就走了,走之前都不能吃到一口热饭菜,饿得把洋油灯的煤油喝下了,死不逢时!

怪谁?

时下流行一句很拽的口头禅:“命苦不能怪政府”!

不能怪。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