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情致鼓岭  

2013-04-09 20:29:32|  分类: 历史(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鼓岭,脉脉观望闽江奔腾不息,山叠水嶂的迢遥里,循着嶙峋山脊蜿蜒起伏的,除了光阴入海流,还有吹不尽的风,以及风里鼓荡着的种种传说和情意,还有磨灭不掉的文字印记。
情致鼓岭 -     路漫 - 路漫——飘逸人生

 

庐隐,作为从福州走出去的作家,注定不会错过鼓岭的邀约。不久又到了夏天,赤云千里的天空,可怜我不但心灵受割宰,而且身体更郁蒸,我实在支持不住了,因移到鼓岭来住,她的文字与她的性格一样毫不隐晦。这是1926年的夏天,城里溽热蒸腾,她内心更是烈烈如焚。

就在前一年的11月,她丧失了丈夫郭梦良,护送丈夫的灵柩回榕,住在郭家开设于东街的纸行,婆婆不待见她,晚饭后夜间不许点灯耗油……不准与婢女佣人辈闲话,真是一段极人世之黯淡生活,直至她在福州女子师范学校谋得饭碗,境况略有好转,但人生的底子依然遍布苍凉。人世疏旷,人情又不够练达,肃然的世界里,心比身先老的沧桑,如何去折腾与逆袭呢?呆在原地,是荏苒而狭长的处境,无人并肩,她那夜一般黑的凄苦只能是沉积在旧瓷缸底的污垢,再努力也擦拭不净,唯有找一个生命的休息处
   
有人考证,她当时是寓居在鼓岭三宝埕一个叫难民俤的家里。
   
不知道别的城市是否也像福州一样,在城郭处巍巍然耸立着这么一座山岭;不知道别处耸立的山岭能否像鼓岭一样,可以容纳人们的向往,可以安放人们在喧噪中折皱揉碎了一地的心叶。然而,鼓岭,一座崔嵬大岭,恰在庐隐几近耗成黑灰暗火的时候,慷慨地为她伸出了手,提供了生命的给养。清冽的云雾,就这样静静入她肺腑,吐纳间拨开了她人生的迷雾。
   
白雾裹着山岭,如此意境,宛如一轴水墨画,有着微茫的诗意。一个人突然掉落到整座山的清凉静谧里,雾气如炊烟般四下游荡,她岂会不愿意沉溺于无边无际的氲氤中?庐隐安安心心住了两个月,她在这个清凉的世界,觅得的却是温暖,于是,直抒胸臆地写了许多华丽文字,并完成了丈夫遗稿的整理。对鼓岭、对那个急转弯的暑期、对清平的内心、对天堂里的丈夫,都有了交代——
    “
两个月之中我得到比较清闲而绝俗的生活。因为那时我是离开充满了浊气的城市,而到绝高的山岭上。那里住着质朴的公民和天真的牧童村女,不时倒骑牛背,横吹短笛。况且我住房的前后都满植苍松翠柏,微风穿林,涛声若歌,至于涧底流泉,沙咽石激,别成音韵,更促使我怔坐驰神。我往往想,这种清幽的绝境,如果我能终老于此,可以算是人间第一幸福人了。一个人被安静和寂寞浸泡久了,自是沉静自持而又气度高华,何况是有着暖老温贫情怀的民国才女。这些文字无疑是她心底的清泉流淌,即便今日读来,仍有凉意自头顶缓缓洒落。

遗憾的是,她终究没有终老于此,与鼓岭独对59天后坐着轿子下山了,带着人生的行李和满怀的眷恋,真仿佛离别恋人的滋味一样呢,一步一回头。念去去,烟波浩渺,舟行天涯,再没回航上岸,直至八年后星陨上海,令人鼻酸泪下。
   
写到这里,我按捺不住地想搬出郁达夫。将他与庐隐摆在一起,不是比较,而是两者游弋在鼓岭的年代相近,都对鼓岭的种种好留下密密麻麻的笔墨注脚,并且两个都是声名卓著的文人,情致相似。当然,他们在鼓岭没有相遇,脚前脚后隔着整整10年的光阴,郁达夫登岭的具体时间是1936年一个叫清明的日子。
   
他来旅游,并非避暑,时日不太长,经历却丰富,犹如逶迤的石阶山道,一截截,接驳出没有尽头的绵长:他巧遇时年16岁的百合澡堂理发师郭健飞,应邀一块过清明,他喝了当地桃花色的清明酒,又看了鼓岭的社戏,然后从白云洞的龙脊道下山,然后在城里继续居住走动,感受闽都风情。面对饮不淡的青红酒,吃不厌的荔枝肉,听不够的地方戏,看不落的千年榕,走不完的古街巷……他有很多感动,有很多话要说,他一口气写了《闽游滴沥》系列游记6篇,如椽之笔,既状风物,兼怀家国,笔墨淋漓,篇篇锦绣。此刻,一串文字如同活蹦的鱼群,列队泅出水面:文字若有灵,则二三十年后,自鼓岭至鼓山的一簇乱峰叠嶂,或者将因这一篇小记而被开发作华南的避暑中心区域,也说不定。没有别的文字比它们更能贴近和诠释鼓岭,也说不定里自有一份铿锵与果断。
   
别人的吐气开声,可能只是单手弹击钢琴,不成曲调。而这段话是郁达夫先生写的,每一个字都是长空鹤唳,清音穿云。江山留胜迹,借与骚人吟,时代不肯辜负他的期望,鼓岭早已成为闻名遐迩的避暑胜地。
   
郁达夫甚至发愿:千秋万岁,魂若有灵,我总必再择一个清明的节日,化鹤重来一次,来祝福这些鼓岭山里的居民。人读花间字句香,那些被祝福的淳良山民确实没有把他忘记片刻,甚至对他的愿望作出了悠长的回应,建了一座鹤归亭来招他的魂。
   
阴晴雨霁,亭子就泊在那里。此去经年,在雨纷纷的甜蜜惆怅里,这位富春江才子的灵魂必定翩翩归来,栖落此间。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