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近體詩入門(八)  

2012-08-12 08:45:11|  分类: 近体诗入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講  近體詩的鑒賞

 

由於詩歌所抒發的情感,比較其他文學樣式更集中、更強烈。近體詩(律詩、絕句)格式短小精悍,而且吟唱起來音韵鏗鏘,更為人們青睞,歷代以來,產生浩如煙海的近體詩就是有力的明證。近年出現了《唐詩鑒賞辭典》、《宋詩鑒賞辭典》、《明詩鑒賞辭典》、《清詩鑒賞辭典》等,收錄各朝代名家的代表作,其中大部分都是近體詩,還聘請大學中文系著名教授和對詩詞深有研究的學者分別為各篇撰寫賞析文章,洋洋萬言。所謂“辭典”帶有很大的權威性。應該說,這些學貫古今的教授、學者的文章,在大學、中學詩歌教學中帶有很大指導意義。這些文章都是從詩歌的思想意義和藝術特色入手,語句流暢瀟灑,明白生動,但有關詩歌的特色和藝術技巧敍述,給人以模棱兩可的感覺,印象極不深刻。這不如歷代“詩話”言簡意賅,寥寥數語形象地說明“衹好意會,不可言傳”的詩歌創作原理與現象。現舉幾例,以饗讀者。

緣情而發,為激情所衝動,傾瀉於筆端,這就是詩。情有喜怒哀樂,詩必然也有喜怒哀樂。詩話《金針詩格》(作者無考,僞托白居易所撰)舉例幾句,就把詩與情的關係說得一清二楚:

喜而得之其辭麗:“有時三點兩點雨,到處十枝九枝花。”怒而得之其辭憤:“顛狂柳絮隨風舞,輕薄桃花逐水流。”哀而得之其辭傷:“淚流襟上血,變盡鏡中絲。”樂而得之其辭逸:“誰家綠酒飲連夜,何處紅妝睡到明?”

又舉喜怒哀樂不能自製的詩句:

失之大喜其辭放:“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失之大怒其辭躁:“解通銀漢終須曲,才出昆侖便不清。”失之大哀其辭傷:“主客夜呻吟,痛入妻子心。”失之大樂其辭蕩:“驟然始散東城外,倏忽還逢南陌頭。”

崔念陵詩云:“有磨皆好事,無曲不文星。”詩貴含蓄,也就是不把意思明白說出來,而是通過所寫的形象、畫面、場景讓讀者去沉思、尋味、咀嚼,“而有弦外音,味外味,使人神遠……”(沈德潛語)。這一道理,清·袁枚在《隨園詩話》衹以三首絕句為例,就給人極深刻的印象。

或問“詩如何而後可謂之曲?餘曰:古詩之曲者,不勝數矣;即如近人王仔園《訪友》云:“亂烏棲定夜三更,樓上銀燈一點明。記得到門還不扣,花陰悄聽讀書聲。”此曲也。若知是君家,則直矣。方蒙章《訪友》云“輕舟一路繞煙霞,更愛山前滿澗花。不為尋君也留住,那知花裏即君家。此曲也。若到門便扣,便直矣。宋人《詠梅》云:“綠楊解語應相笑,漏泄春光恰是誰。”《詠紅梅》云:“牧童睡起朦朧眼,錯認桃林欲放牛。”咏梅而想到楊柳之心,牧童之眼,此曲也;若專咏梅花,便直矣。

詩詞傳世的名篇都是經過作者精心修改的結果。文章不厭百回改,身體力行的杜甫的詩作,遣詞造句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這得到共識。杜甫的名篇范句是杜甫千錘百煉、不斷修改的結果。唐·李沂在《秋星閣詩話》中,用食的核桃、毛栗譬喻,形象生動,讀者一下子就理解詩詞修改的重要性。

作詩安能落筆便好?能改則瑕可為瑜,瓦礫可為珠玉。子美(杜甫)云:“新詩改罷自長吟”,子美詩聖,猶以改後而工,下此可告矣。昔人謂“作詩如食胡桃、宣栗,剝三層皮方有佳味”,作而不改,是食有刺栗與青皮胡桃也。“

“詩無定論”、“文無定評”,更談不上名次等第。清·袁枚在《隨園詩話》以“春蘭秋菊各有時”比喻,寫詩的奧妙道理,一目了然:

或人問余以本朝詩,誰為第一?余轉問其人。《三百篇》(指《詩經》)“以何首為第一?”其人不能答。余曉之曰:“詩如天生花卉,春蘭秋菊,各有一時之秀,不容人為軒輊。音律風趣,能動人心目者,即為佳詩,無為第一、第二也。”

歷代“詩話”不但幫助我們提高詩的鑒賞能力,而且在對詩的賞析方面為我們提供實例。

詩歌鑒賞,以詩論詩,帶有很大的客觀性,而詩歌賞析包含很多主觀成份。歷史上“文字獄”一興,詩人、作家在劫難逃。宋《西林詩話》(作者無考)敍述一代文豪蘇軾寫的《咏檜》一詩,險些身首異處:

..元豐年間,蘇子瞻系御史獄。神宗本無意深罪之,時相(丞相)進呈,忽言蘇軾于陛下有不臣之意,神宗改容曰:“軾雖有罪,不應至是(不至如此),卿何以知之?。”時相舉軾《檜》詩云:“根到九泉無曲處,世間唯有蟄龍知。陛下飛龍在天,軾不以為知己,而求地下之蟄龍知,非不臣而何?”神宗曰:“詩人之詞,安可如此論?彼自咏檜,何預朕事?”時相語塞。章子厚亦從旁解之,遂薄其罪。子厚嘗以語余,且以醜言詆時問相,曰:“人之害物,無所忌憚,有如是也!”

1957年,當時正處在反右時期。為了紀念中國共產黨誕生日,長樂縣民間詩社舉辦以“七·一”為眼字的第一唱詩會。一位詩友寫了一首:“七字聯吟欣建黨,一言直諫望興邦”的折枝詩,其中“諫”字,原指封建時代臣子直言皇帝的過失。別有用心的人,抓住支言片語,加以分析,說什麼,指出黨的錯誤,是有意向黨進攻……有口難辯,置人死地而後快!

有些人對詩意一知半解、牽強附會的賞析達到抬高自己、貶低別人的目的,充分表現“文人相輕”的劣根性。古往今來不乏其例:

北宋·蘇軾為僧人惠崇畫的《春江曉景》題詩。該詩既有形象性,又有哲理性,深得人們讚賞。偏偏蕭山檢討官毛奇齡由於生平不喜歡蘇東坡的詩,有意加以曲解:

蕭山毛檢討大可生平不喜东坡(蘇軾)詩,在京師日,汪季用舉坡絕句:“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語毛曰:“如此詩,亦可道不佳耶?”毛憤然曰:“鵝也先知,怎衹說鴨?”眾為捧腹。

平時生活中也遇到相類似情況。

本人曾為長樂六平山(鹿屏山)門亭寫了幾副對聯,其中一有一副:“鹿屏山麓英才必锺靈氣;汾陽溪旁桃李正綻芳菲。”過了兩年,一位詩友在第六期《長樂文藝報》上撰文:“偏正詞組‘英才’對聯合詞組‘桃李’。這樣對偶,會貽笑大方。”“桃李“是指兩種水果,比喻所栽培的後輩或所教的學生,確是聯合詞組。偏偏“英才”也是聯合詞組,《說文》是這樣下定義的:“草,榮而不實者謂之英”;“才,草木之初也。”“英才”指草木兩種狀態,引申為傑出人物。這位詩友“大意失荊州”,把聯合詞組“英才”與偏正詞組“天才”、“蠢才”等同看待,令人啼笑皆非。

宋·歐陽修《六一詩話》、宋·蘇軾《東坡詩話》、《東坡詩話補遺》,宋·惠洪《冷齊夜話》、宋·嚴羽《滄浪詩話》、明·李東陽《懷麓堂詩話》、清·王夫之(王船山)《姜齊詩話》、清·王士禎(王漁洋)《帶經堂詩話》等。這些詩話作者都是寫詩填詞的能手,他們的“詩話”,實際上是自身經驗之談。中國體育項目:乒乓球等之所以久盛不衰,他們教練都是世界大賽中獲得名次,有的還是冠軍獲得者。籃球運動也不例外。姚明真正憑藉自己的實力征服了北美的球迷。在北美地區的外围投票中,姚明力壓奧尼爾成為西部全明星陣容首發中鋒,被選為2004年麥當勞形象代言人。支持他的人不僅僅是手足情深的中國人。越來越多的和他毫無血統種族瓜葛的外國人。女球迷更是情有獨鐘。2004年1月8日姚明所在的休斯頓火箭隊作客紐約,與紐約人隊比賽。當姚明出場,女球迷打出“姚明,姚明,我們為你生孩子”的巨幅標語,格外引人注目。姚明有如此實力,與他啟蒙教練——父母親息息相關。原來姚明父母年輕時,都是身高漢大的籃球國手。他們身傳言教,姚明當然收益非淺。當然體育運動與文學創作畢竟有質不同。體育運動的成果可采用量化的評鑒標準,如足球比賽是“一記定乾坤。”但兩者所取的成績與教練悉心指導分不開。同樣要寫好近體詩,要多請“教練”,“教練”就是歷代“詩話”。

 

 

  评论这张
 
阅读(6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