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近體詩入门(三)  

2012-08-12 08:21:12|  分类: 近体诗入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講  近體詩韵律

 

    押韵(亦稱壓韵)是詩歌共同法則。因為押韵不僅便於吟誦和記憶,更能使作品有節奏、聲調之美。所謂韵,凡是韵母相同,或主要元音和韵腹韵尾相同屬於同韵,一般說按詩體韵律規定,把韵字放在句尾(亦稱“韵腳”)。近體詩韵律規定:律詩第二、四、六、八句押韵,首句可押可不押;絕句第二、四句押韵,首句同樣可押可不押。例如:唐·李白《早發白帝城》朝辭白帝彩雲間(jiān),千里江陵一日還(huán)。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shān)。唐·王之渙《登鸛雀樓》“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liú)。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loú)。”
為了韵文押韵和檢查之用,於是有人編“字典”,即韵書。隨著時代的變遷,韵書不斷豐富與完善。最早韵書有魏·李登《聲類》,晉·呂靜《韵集》,但久已失傳。但以後隋·陸法言撰編《切韵》,分一百九十五韵,亦已失傳。宋·陳彭年奉詔重修《切韵》,稱為《廣韵》,共二百零六韵。由於《廣韵》分韵太繁,不便於應試作詩文之用,金人始并為一百零六韵。因刊行山西省平水,故稱《平水韵》。元明清以來,政府考試詩賦,文人作近體詩歌都以《平水韵》為標準,而且一直沿用至今。《平水韵》一百零六韵中,上下平各十五韵,上聲廿九,去聲三十,入聲十七。律詩一般衹用平聲韵。在韵書裏,平聲分為上平聲,下平聲。
上平聲十五韵:一東 二冬 三江 四支 五微 六魚 七虞 八齊 九佳 十灰 十一真 十二文 十三元 十四寒 十五刪 
下平聲十五韵: 一先 二蕭 三肴 四豪 五歌 六麻 七陽 八庚 九青 十蒸 十一尤 十二侵 十三覃 十四鹽 十五鹹

韵有寬有窄。字數多的叫“寬韵”,字數少的叫“窄韵”。由於近體詩優美的聲律與韵律,得到社會的共識,並把它作為交流思想和表情達意的工具,於是社會上就出現和詩、和韵的景像。

和詩(hè)。指作詩與別人相唱和,大多因事而發一問一答,大致不限定韵。唐代朱慶餘與張籍的“和詩”是千古詩壇的佳話。

朱慶餘,福建福州人(一說浙江紹興人)。寶曆年间他進京趕考,金榜題名的願望甚篤。唐代應進士科舉的士子有向名人行卷的風氣,以便推薦給主考官(禮部侍郎)。朱慶餘也不例外,就拜官水部郎中的張籍為“座師”。臨考時,他懷著忐忑的心情,寫了《閨意獻張水部》一詩。詩中自比新媳婦,以新郎比作張籍,公婆比作主考官,以徵求張籍意見。張籍(約767—約830年),江蘇蘇州人,貞元進士,擅長詩文,又樂於提攜後進。他慧眼有珠,對朱慶餘文章鍾愛有加,於是就寫了答詩《酬朱慶餘》給予安慰。這科朱慶餘不但高中進士,而且聲名鵲起。

 

洞房昨夜停紅燭,

待曉堂前拜舅姑——(公婆)

                     △

妝罷低聲問夫婿,

畫眉深淺入時無?

                     △

朱慶餘《閨意獻張水部

越女新妝出鏡心,

                     △

自知明豔更沉吟。

                     △

齊紈未足時人貴,

一曲菱歌敵萬金。

                     △

(張籍《酬朱慶餘》

所谓和韵,就是要求和詩與原詩韵腳相葉。其中有三類,其一,依韵,即和詩與原詩同在一韵中即可,而不必用其原字;其二,用韵,即同原詩韵腳字,不必依照其次序;其三,次韵,即用原詩韵腳字,而且先後次序都須相同。

一九九三年春天,現為美國夏威夷華文作家協會主席,《珍珠港》報主編黃河浪,回到闊別的故鄉——福建長樂。有一天,黄河浪與筆者在六平山下的汾陽溪聽泉閣促膝談心。聽泉閣臨溪而建,俯視汾陽溪水潺潺,仰望前方,首石山巍峨屹立。臨別之際,我寫《寄語黃河浪》一詩相贈,不久收到他的和詩。現將我倆唱和詩抄錄如下:

廿載分離梓里行,

                     △

萬千傾訴弟兄情。

                     △

汾溪喜見春波綠,

 

首石欣看夕照明。

                     △

海外浪花詩有色,

 

故鄉榕樹畫尤精。

                     △

黃河自古源頭遠,

                     △

浪跡天涯也有聲。

                     △

(注:黃河浪詩集《海外浪花》,散文《故鄉的榕樹》)

黄世鼎《寄语黄河浪》

客地飄蓬萬里行,

                     △

故鄉煙雨總關情。

                     △

汾溪已伴榕根老,

 

首石猶銜月色明。

                     △

往事縈懷頻入夢,

 

新詩掬意未能精。

                     △

何時歸臥松雲下,

 

小閣再聽泉水聲。

                     △

黃河浪《讀世鼎兄七律奉和遙寄》

我在《寄語黃河浪》一詩中,押下平聲“九青”韵,“行”、“情”、“明”、“精”、“聲”。黃河浪詩,不但與我詩的韵腳雷同,而且韵腳先後次序也相同。黃河浪在近體寫作方面,別具匠心。

所謂“次韵”,和詩押韵各字的先後與原詩的韵腳位置相同,還有一種和詩叫“倒次韵”,意思是把原來的韵腳顛倒過來,變成第一韵腳,其他韵腳以此類推。

現將《琴江志》登載的“雲門寺宴集”詩會的作品,抄錄如下,從中就“和韵”、“次韵”、“倒次韵”的形式,一目了然。

長樂洋嶼雲門寺,風光幽雅,古木參天,石怪峰奇,千姿百態,十五勝景,更顯媚人。岩壁鐫刻里人宋太師鄭昭先及宋狀元、福州大守黃裳等名人詩句。寺建于宋甯宗嘉定年間。明永樂十一年(1413)鄭和第四次下西洋,駐舟太平港,施金修葺雲門寺。雲門寺一九八六年被長樂縣文化局列為縣一級文化保護單位。

光緒初,洋嶼琴江村聘請閩縣人施夢周為教席先生。有一次,施夢周先生在雲門寺以《雲門寺宴集》一詩徵集和詩,有二十多人,應聲而作。施夢周原詩《雲門寺宴集詩》

 

山繞禪房列翠屏,

                     △

 

開樽促坐憶曾經。

                     △

功名潦倒頭先白,

 

棋酒盤桓眼盡青。

                     △

群從謝家多玉樹,

 

風流晉代有蘭亭。

                    △

就中自笑過人處,

 

齒序居前老慚形。

                     △

 

和詩(次韵):

記得當年醉翠屏,

                     △

座中曾共幾人經,

                     △

即今樽酒知誰健,

 

依舊溪山照眼青,

                     △

往事那堪供劇論,

 

秋風况復到荒亭。

                     △

同來此會能多少,

 

身世應嗟枉役形,

                    △

(黃曾源《雲門寺宴集詩次韵》)

愧無佳句可題屏,

                     △

強效推敲憶昔經,

                     △

滿座衣冠皆月旦,

 

一簾山水傲丹青。

                     △

 

浮雲作祟藏秋月,

 

好鳥呼群過野亭。

                     △

濁酒三杯增壯氣,

 

共君休話老情形。

                    △

 

(張朝熙《雲門寺宴集詩次韵》)

小集雲門面翠屏,

                     △

放懷詩酒勝窮經,

                     △

秋高倍覺群峰淨,

霜冷難教萬木青?

                     △

列坐盡分前後輩,

 

尋幽閒憩短長亭。

                     △

賓朋投契筵豐美,

 

量廣何曾有醉形。

                     △

(張國俊《雲門寺宴集詩次韵》)

群賢高會賦詩屏,

                     △

屈指也曾幾度經。

                     △

琴劍浮沉秋水白,

 

峰巒回合暮煙青。

                     △

山中歲月千杯酒,

鏡裏乾坤一草亭。

                     △

薄宦空羈情已淡,

 

芒鞋何日可忘形?

                     △

(唐以梁《雲門寺宴集詩次韵》)

    和詩(倒次韵):

慘澹秋山露瘦形,

                     △

興懷不見吸江亭,

                     △

江聲向晚流尤急,

澗草入秋色尚青,

                     △

三徑黃花留客飲,

滿林紅葉認霜經,

                     △

悲哀一曲一杯酒,

半醉半醒倚石屏。

                     △

(張朝弼《雲門寺宴集詩倒次原韵》)

茫茫世事總勞形,

                     △

載酒何人到野亭。

                     △

有客皆為東道主,

開樽環對遠山青。

                     △

交酬杯豈辭千遍,

唱和篇多許再經。

                     △

異日倘緣修禊事,

 就中早為設詩屏(詩壇)。

                      △

(黃曾源《雲門寺宴集詩倒次原韵》)

雅愛雲門拱勝形,

                     △

群酣詩酒坐空亭。

                     △

煙浮岸草晴還綠,

雨洗秋山瘦更青。

                     △

樹繞鐘樓雅接飯,

茶烹禪院鶴聽經。

                     △

一聲風笛江城晚,

歸路模糊指翠屏。

                     △

(黃運亨《雲門寺宴集詩倒次原韵》)

近體詩“和詩”延伸至“和畫”,即題畫詩。題畫詩要求既要點明畫面,使人如見其畫,又要跳出畫面,使人畫外見意,從而既再現了畫境,又擴展和深化了畫境。

宋神宗元豐八年(1085),蘇軾在汴京(今河南開封)的題畫詩《惠崇春江晚景》,就是最好的例證:

竹外桃花三兩枝,

                     △

春江水暖鴨先知。

                     △

蔞蒿滿地蘆芽短,

 

正是河豚欲上時。

                     △

從這詩中看出,惠崇的這幅畫畫出了:桃花盛開、春江溶漾、桃枝在竹外鴨在水中、密密麻麻的蔞蒿和嶄露頭角的蘆芽。苏轼想像丰富,“春江水暖鸭先知”一句,表现深奥的大自然、社会生活的哲理。这首“和画诗”不仅再现了惠崇《春江晓景》画的景物美,而且把画面所蕴含的内涵揭示出来。

歷代以來,長樂詩人輩出,他們留下的近體詩數以萬計,其中不乏題畫詩。今以梁章钜《燕居筆記》記載的鄭憲題畫詩為例,以饗读者。

  長樂人鄭憲未考取時,在本縣一戶大姓人家教館。這大戶人家有一親戚名叫省祭,來自京都。東家置辦酒席,為親戚洗塵。登席時,主人邀請鄭憲參加。就座時,省祭虛讓說:“先生請坐左邊大位上。”鄭憲慨然就位,毫無謙讓之意,省祭銜恨在懷。酒飲數巡,省祭看了看牆壁上的畫說:“鄭先生高才,為各畫題詩一絕,以助雅興!”東家接著說:“我也有這樣的意思,不敢言明!”鄭憲說:“不難!請給題目。”東家指第一幅圖,畫面“乃楊太真醉臥於地,二閹宦扶起之不勝,明皇顧笑之狀。”鄭憲提筆題上一絕:

龍顏回首顧紅顏,

                     △

醉臥東風上馬難。

                     △

不是侍兒扶不起,

 

衹因恩愛重如山。

                     △

第二幅“乃朱買臣挑柴讀書”的畫面。鄭憲題詩:

一擔荊薪一束書,

                     △

且行且讀樂何如。

                     △

擔頭自有經綸策,

 

堪笑糟糠妾婦愚。

                      △

第三幅“乃韓信乞食漂母”的畫面,鄭憲題詩:

乞丐當年事不虛,

                     △

英雄未遇古誰無。

                     △

臨題恨殺丹青手,

 

不畫登壇拜將圖。

                     △

第四幅“乃桃竹間植”的畫面。鄭憲題詩:

竹桃二樹不相同,

                     △

萬綠叢中一點紅。

                     △

我去化龍君作浪,

 

人生何處不相逢。

 

詩題完以後,主人和客人歎賞不已。後來鄭憲“聯登科甲,歴官巡按御史,省祭為典史,為其所屬。果一龍一浪,真詩讖歟!”

“鄉音無改鬢毛衰”。這說明鄉音的頑固性。福州地區的人說起普通話從前稱(“官話”、“國語”)來,給人以“半鹹半淡”的感覺,從前形容講不好普通話為“半鹹淡橄欖”。這最主要體現發音不準確,特別是an與ang、en與eng、in與ing分不清,俗稱“前後安不分”,為漢字注音更上難上加難。近體詩是嚴格依照《平水韵》來押韵的。今天用漢字拼音來檢驗《平水韵》的韵目分類,就可以發現an與ang、en與eng、in與ing涇渭分明,這給我們今天辨别an與ang、en與eng、in與ing帶來了方便。再從流傳下來近體押韵情況來看,律詩絕句第一句可押韵可不押韵。律詩的第二、四、六、八句、絕句的二、四句必定要押韵的。在一首詩中,如果發現一個韵腳字韵母是an,那麼其他的韵腳字的韵母必然都是an,其它韵脚的韵母必然都是an;如果一個韵腳字韵母是ing,其他的韵腳必須也是ing。如“青”是讀qīn,還是qīng;“平”是讀pīn還是pīng。我們衹要記得文天祥《過零丁洋》一詩,這個難題就迎刃而解了。

辛苦遭逢起一經,

                     △

干戈寥落四周星。

                     △

山河破碎風飄絮,

 

身世浮沉雨打萍。

                     △

惶恐灘頭說惶恐,

 

零丁洋裏歎零丁。

                     △

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

這是一首第一句入韵的七言律詩,押下平聲青韵,韵腳是“經”、“星”、“萍”、“丁”、“青”。在這五個字中,我們衹要辨識一個字母是ing,其餘四個韵腳字韵母的必然也是ing。譬如懂得“經”的讀音是後“安”jīng,那麼“星”必然讀xīng,“萍”必然讀píng,“丁”必然dīng,“青”必然讀qīng。再由這五韵腳的偏旁推理(同旁字一般是同一韵母,就能確認下面這些字韵母是ing,而不是in。)

經輕剄頸勁脛涇莖

星惺猩醒腥

平萍坪枰評鮃

丁仃叮訂釘盯酊頂疔

    青清蜻鯖情請晴睛精菁圊

這樣上下串通,左右逢源,僅權背誦一首詩,可以辨識40個常字韵母是ing,而不是in。同樣,李白《早發白帝城》詩中,韵腳是“間”、“還”、“山”。“山”音shān是前“安”an,而不是後“安”ang,其他兩字的韵母就可想而知了。

自出現近體詩格律後,詩壇活躍起來,出現許多傑出的詩人,作品更是數以萬計,唐代被公認為“詩歌黃金時代”。而《平水韵》不但是今日寫近體詩押韵的依據,而且對漢字注音、講好普通話(從前稱“官話”、“國語”)有一定的啟發。

 

 

  评论这张
 
阅读(6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