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姑母 [原创]  

2011-06-23 16:49:03|  分类: 散文(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10月29日的深夜,一阵电话铃响,话筒那边传来乡下家人的莎哑声:“弟,姑——姑走了。”

“什么?”我愣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听错了。

“再说一遍,到底是谁走了?”我的心跳猛然加速了,连声询问。

“姑姑走了啊!呜呜呜……”这时,才清楚地听见电话那一方的哭腔声。

噩耗传来,无比悲痛的心情难以言表,想不到在父亲离开我们还末满五年,又失去了一位最亲近的亲人。蓦地,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我急忙驱车赶往姑母居住的村庄,见到一具冰冷的遗体安详地躺在厅堂的灵床上。我的泪水再一次的流淌了下来,止不住地哭喊:“姑啊!你什么都不交待,一句话也没说就这样走了……”在场所有人的哭声代替了一切!

姑母是不幸的,似乎从1943年6月16日呱呱坠地开始,老天爷就和她开起了玩笑,以致贯串她整个凄惨的童年。姑母和我父亲一共兄妹四人,父亲最大,姑母最小,当中二人分别是我大姑妈和叔父。我的曾祖母、祖父在姑母出生的第二年,母子二人先后身患急性传染病(霍乱)离世,并把年仅8岁的大姑妈也带走了。更不幸的是,祖母也在五年后与祖父团圆。可怜白发苍苍的曾祖父,在送走两位青春而立的黑发人,继续拉扯着三个孙儿艰难地度日。正当姑母刚满10岁这年,我的曾祖父也撒手人寰,丢下了三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像无巢的鸟儿相依为命……

这时候,作为大哥的父亲也到了弱冠之年,承担起家庭的重担,既当爹又当妈的领着弟弟妹妹们过日子。然而,在“世态炎凉甚,交情贵贱分”的俗尚,兄妹三人受尽百般歧视,一日三餐得不到保证。无奈之下,父亲只好远走他乡,另谋生路。临走前,考虑到姑母年纪尚小,无人照顾。不得已,在一个远亲的出面介绍下,将年仅12岁的姑母送到一户郑姓人家当了童养媳。

姑母生前常说,当年她跟随着郑家人离开亲人的时候,即将骨肉分离的那一刻,兄妹三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痛哭了好一阵子。随后,姑母还是被带走了,并坐上他家顾来的一辆木板车,两眼一直望着家乡的那个方向,渐渐地远离了亲人的视线。当我每次听到这段悲伤的往事,禁不住热泪滚滚。

由于童养媳传统地位低下,何况当时偏远的农村,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甚至连解说权也被剥夺了。这样寄人篱下的苦日子,碰上谁了也未能幸免。我可怜的姑母,怀着一身常人难以想象的身世,却没能逃过尖酸刻薄的婆婆、妯娌,以及小姑们的同情,她们只是百般的恶意刁难,挑拨离间,无中生有。每当受到大家庭中冷落、吵骂、侮蔑,姑母始终保持沉默寡言面对现实,事后一个人偷偷地躲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以泪洗面……

终于等到艰难的日子过完,美好的生活到来了,坚强的姑母还是挺了过来。20岁这一年,正值妙龄年华的姑母与姑丈圆了房,才渐渐地摆脱大家庭的管束。姑丈明白姑母是一位善良的好女子,夫妻相濡以沫。婚后,姑丈经常外出公职,姑母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邻里颇有口碑。值得庆幸的是,几个表兄弟姐妹都很孝顺,给她老人家精神上得到一些慰藉;也给姑母幼年失去亲人的那份天伦之爱,渐渐地从儿女们那里找到了感觉。姑母曾说,“人生最不幸就是没有父母,就好像大海没有了港湾,渔船找不到靠岸一样”。可以感受到,姑母每时每刻都在怀念着父母,有时也在梦中哭泣着,这种情况直到她生儿育女之后才有所改变。

1984年夏,祖父母的墓地被一所学校征用,父亲请人帮忙迁葬事宜。记得迁葬那天,姑母赶到坟头,见到一块块双亲的遗骸从坟土里拿出来时,触景生情,哽咽着喉咙不住的哭诉:“爹娘啊!你可知道我们怎么过来的吗?……儿女们受过多少的苦日子……”饱偿过世态的炎凉,姑母遭受的委屈对双亲痛泣,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人,也包括父亲和我。不仅仅如此,在许多年以后,当我的父亲躺在病榻上数日后与世长辞,哭得最伤心的也是我姑母……

孩童时代,姑母逢年过节必来看望我父亲。所谓长兄为父,生活中的父亲伴演的就是长辈角色。姑母每一次的到来,和表兄弟们一起带来不少好吃的东西,也给我们兄弟姐妹带来了许多的欢乐。因为在童年的世界里,祖父母的印象就是我自己的想象,很羡慕别人家的小孩有祖父母。所以在亲人当中,姑母就是我们家唯一的亲戚,她也给予后辈们许多的关爱,也是父亲最值得走动的亲人。而我也经常去姑母家走动,每次她煮了满满的一大碗点心,叫我先吃完后再说话,等吃完了又拿来瓜果之类的东西塞在我手上。

我们家每逢有什么喜庆,姑母就提早几天来到,帮我母亲料理一些事情。凡是娘家侄儿侄女结婚、生孩子、过满月等,姑母二话不说就来帮忙。由于母亲不太懂得世俗行情,所以我们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由姑母来主持操办的。母亲也常说,有我姑母在,她就有了主心骨。因此,姑母突然间去世,她在家中也难过了好一阵子。

姑母走得那样平静、安然,或许有些无奈和遗憾,毕竟她什么也没有跟我们交待清楚。但我一直坚信姑母没有离开我们,她只是到极乐世界寻找父母去的,到天国探望兄姊去的;她今后将到没有寒暑的天界和日夜思念的亲人们团聚,永不分离!然而,姑母唯有在人世间难以割舍的那份爱恋永远地留给了血脉相连的我们……

“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过了一个月,我拿起了沉重的笔,以此寄托无尽的哀思……

 

                                                                                       ——路漫原创作品,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