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宋代抗元名将陈文龙史迹(九)  

2011-01-04 09:44:33|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莆田湄洲两“海神”

     (一)

今福州台江区坞尾街“万寿尚书庙”旧址,宋代称“新美坊”。原系被乡贤、伟人和近代民族英雄林则徐崇为与文天祥“隆名并峙”,同为“一代忠贞”的南宋名臣、儒将和抗元英烈陈文龙任参知政事、闽广宣抚使时的官邸所在地。元代被毁。明太祖朱元璋推翻元朝统一中国后,于洪武元年(1368年)曾命中书省派员到全国各地访求应祀的神祗。“凡有功于国家及惠爱在民者,著于祀典,令有司岁时致祭。”在这次调查上报的名单中,有庐陵的文天祥、福州的陈文龙、莆田的陈瓒、崖山的陆秀夫和张世杰等。朱元璋特别重视抗元英烈,定陈文龙为福州府“城隍庙”的主神。从此陈文龙由人变神,成为人们崇拜的神圣偶像,以弘扬忠贞正气,凝聚民族感情。

据万寿尚书庙第一期修复工程发现的14方石碑中,有1方清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杨廷桢撰刻的碑文:“前朝太宗嘉公伟烈,特予褒封崇祀,始建庙于南台泗水之域,迄今三百余载矣。”“太宗”,即明成祖朱棣。由乾隆四十七年上溯三百余载,当在明永乐(1403——1424)年间奉旨褒封,“建庙兹地”。该庙历史悠久,岁月暇长,距今已有600年的历史。

万寿尚书庙是颇具特色的儒、道、释“三教合一”的庙宇。前殿祀抗元英烈陈文龙;后殿祀“天后”妈祖和观音大士。大殿有一副清光绪三年(1877年)钦加二品衔赏戴花翎前署闽安协副将杨廷辉撰刻的石柱联:“信国媲科名,取义成仁,八阙采薇伸正气;天妃同里闬,报功崇德,千秋刺竹仰英灵。”联中提到的“天妃同里闬”有两层含义:一指陈文龙与天妃妈祖同是莆田湄洲人;二指陈文龙与天妃妈祖同祀一庙隔墙为邻。他们二人都是海上交通安全的保护神。

(二)

天妃林默娘生于北宋建隆元年(960年)卒于雍熙四年(987年)因救助海难而殉身后“羽化升天”,年仅28岁。她原系湄洲屿劳动渔民家庭出身的一女子。谙熟水性,善预测海洋气象,能“乘席渡海”、“翻飞水上”;为人急公好义,热心济困扶危。每遇海难必以人溺己溺之心,挺身而出予以救助,受到人们的敬重。林默娘在一次救助海难献身后,当地乡亲感其恩德,在湄洲屿上建了一座庙宇奉祀,这是湄洲妈祖庙的最初起源。此后,出海的人们神化了林默娘,编出了美丽的传说:每适狂风恶浪,常见到有一位红衣女子闪现在船只的桅杆上导航,终使遇难的船只化险为夷,转危为安。人们神秘地称颂她为“通灵神女”。这一传说最先在湄洲屿流传,随后扩展到闽浙沿海各地。此后数百年间,历代帝王出于某种需要,给林默娘以36次的褒封。先由“夫人”而“妃”,而“后”再发展到“天妃”、“天后”;并加封她为“天上圣母”、“无极之君”。大大提高了林默娘作为“海上女神”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其传播的范围也因历代帝王的屡次褒封而不断扩大,影响几乎遍及全国。明清时期福建向台湾的大量移民;数以千万计的华侨漂洋过海到南洋各地谋生,同时带去了对林默娘的信仰。明永乐年间郑和七下西洋,与40多个亚非国家建立了友好关系;明清政府与琉球国频繁的外交和商贸交往,中国海员和外交使节也都对林默娘的神迹加以宣扬。于是对天妃的信仰便传播到世界各地。使林默娘由一个地方性的神祗而发展成为当今有二亿信众的全国性乃至世界性的神祗,这并非偶然。

人们对这位“通灵神女”被封建帝王褒封为“妙灵昭应弘仁普济天妃”、“护国辅圣庇民显佑明著天妃”、“护国明著灵惠协正善庆显济天妃”、或“特封天后”,不以为然;反而感到拉远了他们与林默娘的距离;所以人们便自发地创造了一个既亲昵又敬重的称呼:“妈祖”,即“娘妈之祖”。还林默娘以人性,更加贴近了信仰者与她的关系。是群众把人创造为神,也是群众把神恢复到原来的人的面目。群众与林默娘之间的关系就更加亲密贴近了。“妈祖”既然成为具有世界性影响的神祗,因而对妈祖及其文化的研究具有深远而现实的意义。这是发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凝聚民族感情的一项浩大工程。需要研究者们共同努力。

陈文龙生于南宋绍定五年(1232年),卒于景炎二年(1277年)。出身官宦之家,自幼受中国传统经史文化的熏陶和左海“重义轻利”纯朴民风的影响。一生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关心民瘼、嫉恶如仇。在南宋都城临安陷落后,元兵南下,泉州继福州落入敌手,兴化成为一座孤城。时任参知政事、闽广宣抚使的陈文龙“尽倾家才,募勇死守”。在保卫兴化城的战斗中主演了一幕悲壮的史剧后,兵败被俘。押经合沙(福州)时留下《寄仲予》诗一首,其中写道:“须信累囚堪衅鼓,未闻烈士竖降旗。一门百指沦胥尽,惟有丹衷天地知。”此诗气节崇高,光彩照人。陈文龙被械押至杭州岳王庙前,要求停车拜谒。他熏炉自诉,一恸几绝,当晚即因绝食饿死于庙中,卒46岁,葬于杭州孤山智果寺旁。经过近几年热心人士、专家学者锲而不舍地努力,对陈文龙的抗元事迹进行深入地研究和广泛地宣传,其知名度大为增加。陈文龙被明太祖定为福州府城隍庙主神,这是陈文龙由人变神的开始;至于陈文龙后来为什么又成为“海神”?则人们知之甚少,甚而一无所知。本文就此问题作一些初步的探讨。

(三)

福州仓山区阳岐“尚书祖庙”有一方清乾隆四十六年(1782年)的碑文:陈文龙“水部尚书三次  敕封、加封镇海王。”福州人民十分敬仰这位“如水行地、如日在空”、“生为名臣,死为明神”的乡贤之高风亮节,在福州闽江下游的南台地区(包括仓山和台江)建有阳岐、万寿、新亭、龙潭、竹林等五座庙宇,统称为“尚书庙”。在同一“南台泗水之城”,先后建有奉祀同一神祗的五座庙宇,这是一个十分独特的福州人民崇贤与神缘文化结合的现象。福州“地滨海澳区,往来舟楫,赖公之灵,阴相而默导之,匪一朝夕之故。”当时经营南北京果杂货和土特产生意的莆仙一带的商贾、商业区台江搞经贸的商人以及闽江下游的水上渔民,出于同样的心态,为祈保生意兴隆、平安往返,顺风顺水,都奉陈文龙为他们的水上交通安全保护神。地方政府官员感群众对陈文龙崇拜之虔诚,乃上报朝廷予以褒封。所以自明永乐年间建庙之后至明成化年间(1465—1487年),才有“水部尚书  敕封三次”之举,定陈文龙司内河交通安全保护神的职责。

明初因厉行“海禁”政策,泉州港日渐衰弱,于明成化年间中央政府乃决定将设在泉州的对外通商贸易机构——“市舶提举司”移址省会城市。本来海外贸易极不发达的福州,便成为引人注目的一个对外交通、贸易之地,与日本、高丽、琉球及东南亚诸国均有贸易往来,其中尤以对琉球的贸易最为频繁,也最为鼎盛,为了加强中琉两国之间的朝贡和民间贸易,为了保护“册封使国”平安往返中琉之间,明政府决定把司内河交通安全保护神职责的陈文龙,由“水部尚书”再“加封镇海王”,升格为海上交通安全的保护神。所以自明成化年间及其以后,陈文龙作为“海神”之一,多次与另一海神妈祖随同使团“旨奉册封琉球”。庇佑使团能在“海不扬波”风平浪静的情况下,平安往返中琉之间。关于陈文龙与琉球的关系。这里有许多史实可以作为佐证:

其一,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册封正使、翰林院检讨汪楫在册封琉球尚贞王回国后所著的《使琉球杂录》中,详述了在妈祖、陈文龙的庇佑下,册封船如“凌空飞行”飞速通过钓鱼屿、黄尾屿、赤屿而进入琉球姑米山、马齿山海域。迎接册封使的琉球国大夫郑永安叹为奇迹,说如“突入其境”。

其二,清嘉庆十三年(1808年),翰林院编纂册封正使齐鲲,在册封尚灏王回国后所著的《续琉球国志略》“灵迹”篇中,记载了册封船将到达久米港时,突然间狂风恶浪大作,册封船遇险。全体兵弁迅即焚香祷告,祈求三位随船前往琉球的神祗——妈祖、尚书公(陈文龙)、拿公(卜福)的庇佑。才风平浪静、化险为夷、平安到达久米港。

其三,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状元、福州人林鸿年被钦命为册封正使。出航前曾到阳岐“尚书祖庙”祭祀陈文龙。使团在册封尚育王平安返回福州后,为感谢神灵兹佑,林鸿年曾在阳岐“尚书祖庙”的大殿内题刻了一副“神风吹久米,荫曜耀维桑”的石柱联。

其四,在万寿尚书庙大殿内陈文龙造像的两旁,祀有两尊一身琉球服饰的软身“番将”(群众称红白舍人)造像。这两番将不是如徐天胎、王铁藩所说的“是押送陈文龙的两名投水自尽的蒙古兵”;而是陈文龙造像随同中国使团“册封琉球”回国时,由琉球王派遣护送团和陈文龙神像回福州的侍者。后人十分珍惜中琉的友好关系,特雕塑这两尊番将造像作为永久性纪念。这是中琉人民世代传统友谊的历史见证。

其五,万寿尚书庙新近发现的清嘉庆五年(1800年)修建天后官、尚书庙、大士楼的碑文,记载了“琉球国封王值库头号、二号船”到达福州感谢陈文龙神恩的史实;并开列了船上琉球国官员、船长、水手、兵弁捐资修庙的名单和金额。

其六,万寿尚书庙大殿和中心亭处,原悬有康熙帝、嘉庆帝和道光帝题赐的“朝宗利济”和“效顺报功”和“海噬昭灵”的三方烫金木质横匾。这是海宝、齐鲲和林鸿年分别在完成册封琉球的任务后,上报朝廷由皇帝褒奖给陈文龙的。所以“尚书庙”的执事牌上都写着“旨奉册封琉球”、“加封镇海王”。

总之,陈文龙先是由皇帝三次敕封为“水部尚书”作为内河交通安全的保护神;自市舶提举司于明成化八年(1472年)从泉州移址福州后,在水部门外河口地区建有“柔远驿”。它不仅是接待海外宾客的住宿之处,也是对外通商贸易的枢纽。特别是当琉球贡舶来闽时,“其地的繁华殷盛,曾为全城之冠”。“百货随潮船入市,万家沽酒户垂帘”。就是当时河口地区商贸繁荣的写照。为了中琉两国之间朝贡贸易和民间贸易的需要,为了保佑使国册封琉球平安往返的需要,明朝政府遂根据福州地方政府官员的上报,就近将内河交通安全保护神“水部尚书”陈文龙,升格为海上交通安全保护神。乃有加封“镇海王”之举。所以,陈文龙作为“海神”都与册封琉球有关。便在明成化年间市舶提举司移址福州之后出现了。

(四)

人世间本没有“神”的存在。“神”,是人们根据自己的愿望和要求加以创造的。不管是林默娘或陈文龙,都是历史上有记载的实实在在的人物。因为替群众做了许多好事,有功国家,惠爱在民,为了长久地纪念铭记他们的恩德,人们才加以神化,当作神圣的偶像来崇拜。

“镇海王”陈文龙作为海神,比起“天后”林默娘作为海神,在时间上出现相对较晚;陈文龙没有像林默娘那样受到历代封建帝王的屡次褒封;陈文龙信仰的范围,只局限在闽江下游的福州和长乐、莆田、连江、福清一带,不如妈祖林默娘的信仰那样具有全国性乃至世界性的影响,但这些都不妨碍陈文龙作为“海神”属性存在的事实。陈文龙的影响虽不如林默娘的影响大,但陈文龙及其文化现象,同妈祖林默娘及其文化现象具有许多共同性、即融崇贤、神缘、涉外、商贸、民俗文化于一体,具有十分丰富的内涵和外延,值得我们作进一步的研究和探讨。

  宋代,在莆田出了两位为桑梓造福,保护海上交通安全的“海神”。这是湄洲人也是莆田人值得大书特书并加以弘扬的历史上由人变神的伟大人物。这对凝聚海峡两岸和散居世界各地华侨的民族感情和文化上的认同,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