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陈振龙——金薯流芳(四)  

2011-01-04 11:01:40|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百年的中国番薯文化——纪念“中国引进番薯第一人”陈振龙

 

甘薯又名红薯、地瓜、山芋、红苕等,传人我国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是我国重要的粮食作物,种植面积居世界首位。

甘薯(Ipomoea batatas),又名番薯、山芋、红薯、白薯、地瓜等。块根可作粮食、饲料和工业原料。J.B.埃德蒙等认为甘薯起源于墨西哥以及从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到秘鲁一带的热带美洲。A.von洪堡援引哥马拉记载:哥伦布初谒西班牙女王时,曾将由新大陆带回的甘薯献给女王。16世纪初,西班牙已普遍种植甘薯。西班牙水手把甘薯携带至菲律宾的马尼拉和摩鹿加岛,再传至亚洲各地。甘薯传入中国通过多条渠道,时间约在16世纪末叶,明代的《闽书》、《农政全书》、清代的《闽政全书》、《福州府志》等均有有关记载。清陈世元《金薯传习录》中援引《采录闽侯合志》:“按番薯种出海外吕宋。明万历年问闽人陈振龙贸易其地,得藤苗及栽种之法入中国。值闽中旱饥。振龙子经纶白于巡抚金学曾令试为种时,大有收获,可充谷食之半。自是硗确之地遍行栽播。”还说:“以得自番国故曰番薯。以金公始种之,故又曰金薯。”又据:陈振龙6世孙陈世元及其子陈云,先后以甘薯传种于鄞州(浙江宁波)、胶州、青州(山东省青岛、益都一带)、豫州(河南朱仙镇一带)各地,渐次在浙江各地传播,时为清乾隆二十一年前后。以上史实证明甘薯系在16世纪末叶从南洋引入中国福建、广东,而后向长江、黄河流域及台湾省等地传播。目前中国的甘薯种植面积和总产量均占世界首位。

一、明代史料辑述

1、番薯的传播:航海的功绩。

番薯并非自古有之,它是中国海洋文化交流而得到的实惠。

根据考古学、遗传学、语言学综合研究表明,河南舞阳贾湖遗址和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发现不至7000年—8000年以前的炭化水稻遗存,中国栽培水稻起源于公元前3000年以前的神农时代,扩展于公元前26—22世纪的黄帝玉禹稷时代,稻作栽培奠定于公元前1122—274年间的周代。栽培水稻的传播途径为:一是由中国向东朝鲜、日本;二是向西传到印度后经伊朗传至巴比伦,进入非洲、南欧,1694年传至美洲,三是由澳尼民族从大陆传至南洋。日本大阪府池上曾根和唐古键两处古代人居遗址出土的炭化稻米经静冈大学农学系的DNA鉴定,表明日本的水稻是2200年至2300年间的东周时期或秦朝直接从中国大陆船运到日本的。中国在为世界农业的普及作出杰出贡献的同时,也受益于全球的海上物种交流,番薯是具典型代表之一。

明代航海家郑和七下西洋,是人类航海史上的光辉历程。它打开了中国通往欧、亚、非大陆的海上通道,大大地促进了中国与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对人类社会产生十分深远的影响。从国内看,受郑和下西洋影响最广最深的地区是福州。从1405年到1433年,郑和使团七次下西洋都从福州长乐出发,它是福州的重大历史事件,对福州的对外开放、海外贸易和海外移民有重大影响。

《山海经》称“闽在海中”,称福州“闽中山在海中”。这种环境使自古作为闽都的福州的海洋文化特别突出。福州远古时代的昙石山文化就是以贝丘遗址为特征的海洋文化,它说明了福州本土先民过的是“讨海”的经济生活。《尚书?禹贡》载:“岛夷(含闽族)卉服,厥匪织见,厥包桔柚锡贡。沿于江海,达十淮、泗”这种生活环境使伎古代福州人具有丰富的江海航行经验。秦、汉时福建人便已“习于水斗,便于用舟”。长乐三面临海,一面靠山,长乐吴航头自古就是造船基地。《长乐市志》载:“吴王夫差曾造船于此”,“吴以会稽南部都尉属设建安郡,置典船校尉,集结谪徙者在此造船”(260年),“吴帝孙皓遣会稽太守郭诞造船于此”(274年)。便形成了福州古代海外贸易、海外移民是福州人与海洋互动的重要方式,它既是福州海洋文化的一个重要表现,也是促进福州海洋文化丰富和发展的重要动力。

郑和下西洋直接促进了福州海外移民。《闽都记》载:“明永乐时,福州人赴麻刺国者,有姓阮、芮、朴、樊、郝等。往多年,番妇生子,定之返国”。“万历时,为王者闽人也。或言郑和使婆罗,有闽人从之,因留居其地,其后人竟居其国而王之,邸旁有中国碑,工有金印一,篆文作兽形,言永乐朝所赐”。

明朝福州华侨中最出名的影响最大的是长乐陈振龙。万历初,他经商到吕宋,见朱薯遍野,可充粮食。遂于万历二十一年潜带薯种回福州,经试植成功后,上报巡抚金学曾,金令全境遍种。陈振龙的后代将番薯推广到山东、河南各地。“所种之处,利倍于谷,迄今食其利者数百年。”也可以说,陈振龙除了中国的番薯文化研究之外,还有福州的华侨文化史研究。

十五世纪初至十七世纪的三百年里,东南亚华侨人数之多,是历代所没有的,这与郑和有直接和间接的关系。正如史籍所说:“中国之南洋,万岛环列,……明初,遣太监等航海招致之,来者益众。”故“迨中叶以后,……而闽广之民,造舟涉海,趋之若鹜,或竟有买田聚妇,留而不归者。如吕宋,噶罗巴诸岛,闽广流寓,殆不下数十万人”,其中商业移民的福州人必定不少。

除了玉米、甘薯以外,明朝后期传入我国的美洲作物还有花生、烟草、甜菜等油料作物和经济作物,辣椒、番茄、马铃薯等蔬菜作物。这些作物的引进,使我国的粮食消费结构发生了新变化。

2、番薯的传播:“中国引进番薯第一人”陈振龙的功绩。

陈振龙,青桥人。约明嘉靖二十二年(1543)生于书香家庭。他自幼饱读诗书,年未二十中秀才。后弃儒经商,寓居福州达道铺,随众商人乘船往吕宋(今菲律宾群岛)经商。他在吕宋见当地人民种植朱薯,当时福建沿海一带旱涝无常,常闹饥荒,振龙想到福建多山,若在山上即旷地种植朱薯,可以救荒,决心把朱薯带回国内引种。

甘薯的传入我国,另有一民间说法:最早是广东东莞县人陈益。《东莞陈氏族谱》记载,陈益于明万历八年(1580年)去安南,万历十年(1582年)夏设法带着薯种回东莞,在家乡试种成功。以后很快向各地传播。

但是也有人说是先从吕宋传入泉州或漳州,然后向北推广到莆田、福清、长乐的,说法不一。当时福建人侨居吕宋的很多,传入当不止一次,也不止一路。传入后发展很快,明朝末年福建成为最著名的甘薯产区,在福州每斤不值一文钱,无论贫富都能吃到。

广东也是迅速发展甘薯栽培的省份,在明朝末年已和福建并称。传入途径也不止一路,其中有自福建漳州(邻近广东)传来的,也有从交趾传来的。据载,当时交趾严禁薯种传出,守关的将官私自放医生林怀兰过关传出薯种,而自己投水自杀。后人建立番薯林公庙来纪念林怀兰和那个放他的关将。江浙的引种开始于明朝末年。徐光启曾作《甘薯疏》大力鼓吹,并多次从福建引种到松江、上海。到清朝初年,江浙已有大量生产。

其他各省,没有看到明代栽培甘薯的记载。我们查看了清代乾隆以前的方志,各省最早的记载如下:(1)台湾1717年,(2)四川1733年,(3)云南1735年,(4)广西1736年,(5)江西1736年,(6)湖北1740年,(7)河南1743年,(8)湖南1746年,(9)陕西1749年,(10)贵州1752年,(11)山东1752年,(12)河北1758年,(13)安徽1768年。此外,山西、甘肃两省尚未看到记载。这些记载未必能代表实际的先后次序,因为常有漏载、晚载。

甘薯传入我国时间在明神宗万历年间,这是没有疑义的。但传入的路线有三条:①分别由陈益、林怀艺从越南传入广东的东莞、电白县。陈益在万历八年(1580)乘船至安南,得甘薯种和铜鼓,于万历十年返家,将甘薯栽植于花坞,“嗣是种播天南,佐粒食”。到了明末清初,东莞已经成为盛产甘薯的乡村了,珠江三角洲一带也普遍种植甘薯。陈益由安南携甘薯种归国,虽为我国引进甘薯的最早路线,但传播不广、影响不大。②由“温陵(泉州之古称)洋舶”经南澳岛传入泉州;泉州洋船引进甘薯种虽比陈益迟两、三年,但广东的甘薯有一部分是由福建传去的。③也就是《金薯录》中所记载的,由侨商陈振龙从菲律宾携种至福州,试栽成功。在这三条传入的路线中,《金薯录》中所记载的陈振龙等对甘薯的引种传播要算影响最大、传播最广的一条,有“中国引进番薯第一人”之称。他们对祖国粮食生产的变革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为华夏人民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3、番薯的传播:陈振龙后代的引种和推广。

从《金薯传习录》记载中可以看到,陈振龙是福建长乐县人,常到吕宋经商。他发现吕宋出产的甘薯产量最高,而统治吕宋的西班牙当局却严禁甘薯外传。于是他就耐心地向当地农民学习种植的方法,并且设法克服许多困难,在海上航行七昼夜,终于把甘薯种带回福州。他的儿子陈经纶向巡抚金学曾递禀,请求帮助推广,金学曾却要他父子自行种植,没有加以推广。陈氏父子就在福州近郊的纱帽池旁边空地上种植甘薯,收获甚大。第二年,适逢福建大旱,当时的总督金学曾便下令推广高产的甘薯,结果大获丰收,民赖以存活者众多。金总督也因此受到朝廷的褒奖,很是风光。各地方官为他修建“功德碑”、“报功祠”。还将甘薯冠以姓氏,名日“金薯”。陈氏父子的功德却被抛在一边。福州乌石山海滨有“先薯祠”一座,本是为金总督所建的“报功祠”,陈氏父子自然没有位置。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人们才将陈氏父子的塑像请入其中,与金总督同享人们的祭祀。这已经是甘薯传入我国整整四百年后了!

后来山东、河南、河北等地普遍种植甘薯,仍然是陈氏子孙努力推广的结果。陈振龙的裔孙陈世元曾联络几个同伴,到达山东的古镇,试种甘薯,成效卓著。后来经纶的孙子以桂把它传入浙江鄞县。又由以桂的儿子世元转入山东胶州潍县,胶州比较冷,不容易种活,还每年从福建补运薯种,并传授藏种方法。世元又叫他的长子云、次子燮传种到河南朱仙镇和黄河以北的一些县,三子树传种到北京齐化门外、通州一带。世元并著有《金薯传习录》。

4、番薯的传播:闽人感念金学曾的功绩

金学曾(生卒年未详),字子鲁,明钱塘(今杭州)人。隆庆二年(1568)进士,授工部主事,历郎中,改礼主事,出为湖南督学。由于他对整顿学校中禁止讲学的做法持异议,认为“学不讲,则所崇何业?”结果遭到弹劾罢归。万历十年(1582)后,又起用为佥事,历任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当时倭患困扰浙闽地区,金学曾通过调查分析,总结倭寇出没规律,建闸置戍以遏其攻势。一旦倭至,立即下令阻击,使其不能聚集合势。由于指挥得当,先后取得了松下、乌丘、语屿,铜山、澎湖、南澳、甘山等战役的胜利。

在闽期间,有华侨陈振龙侨居吕宋(今菲律宾),携带番薯藤种归来,在福州南台沙帽池试种成功。二十二年,福建发生旱荒,金学曾大力推广种植番薯以度饥荒。清时,福州乌石山建有先薯祠,以纪念引种者陈振龙及推广者金学曾等的功德。

作为地方官,对于任何一项农业新品种、新技术,在尚未弄清楚它的实际效益之前,自然不能贸然向全省推广,这也是向全省人民负责吧。他之所以叫陈氏父子自己种植,也可以理解为先搞“试点”。试验成功了,又碰上大旱,马上推广,毕竟还是好事。据此来看明陈荐夫《大中丞金公德政碑》说的:金,“钱塘人也。……始以屯盐分臬加惠吾闽,今复拥节秉麾抚巡兹土,德刑既详,宽猛斯济,剿匪救灾,深得民心。”

当然,引进和推广种植甘薯的真正功臣是陈振龙及其子孙,这从以后的事实也可得到证明。金在陈经纶所献《种薯传授法则》基础上,写成中国第一部薯类专著《海外新传》。闽人感念金学曾之功,将朱薯改名金薯,义因来自“番国”,俗称番薯。并在福州、福清等地建报功祠,专祀金学曾和陈振龙。陈振龙五世孙陈世元又撰《金薯传习录》传世。清代,金薯种植推广到全国各地。道光年间,福州人何则贤在乌石山建“先薯亭”以为纪念。

二、清代史料辑述

1、乾隆皇帝的功绩

乾隆皇帝寿至89岁,在我国历代皇帝中享年最高。据传,他在晚年曾患有老年性便秘,太医们千方百计地为他治疗,但总是疗效欠佳。一天,他散步路过御膳房,一股甜香气味迎面扑来,十分诱人。乾隆走进去问:“是何种佳肴如此之香?”正在烤红薯的一个太监见是皇上,忙叩头道:“启禀万岁,这是烤红薯的气味。”并顺手呈上了一块烤好的红薯。乾隆从太监手里接过烤红薯,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吃完后连声道:“好吃!好吃!”此后,乾隆皇帝天天都要吃烤红薯。不久,他久治不愈的便秘也不药而愈了,精神也好多了。乾隆皇帝对此十分高兴,便顺口夸赞说:“好个红薯!功胜人参!”从此,红薯又得了个“土人参”的美称。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颁布圣旨,晓渝民众,推广种植甘薯。当时为纪念陈氏一家的功德,民间曾广泛传唱:

不爱灵药共仙丹,惟爱红薯度荒年。

何人远来传此种,陈公父子取洋番。

2、中国最早的有关番薯专著是《金薯传习录》。

《金薯传习录》是一部引种、推广、种植和传播甘薯的农业科学史料汇编,是一部珍贵的科学史文献。《金薯录》为清陈世元所撰。世元字捷生,号觉斋,福建长乐人,其先辈及本人尝经商海外。

《献番薯禀帖》:“纶(作者按:即陈经纶,陈世元的五世祖)父振龙历年贸易吕宋,久驻东夷,目靓彼地,土产朱薯被野、生熟可茹,询之夷人,咸称薯有六益八利,功同五谷,乃伊国之宝,民生所赖,但此种禁入中国,未得栽培,纶父时思闽省隘山临海,土瘠民贫。……朱薯功同五谷,利益民生,是以捐资买种,并得岛夷传受法则,由舟而归,犹幸本年五月开棹、七日抵厦。……即在本屋后门纱帽池旁隙地试栽,甫及四川,启土开掘,子母钩连,小者如臂,大者如拳,味同梨枣,食可充饥,且生熟煨煮均随其便,南北东西各得其宜。……”

陈世元刊行此书是为了宣传、推广、种植甘薯的。当年散置各省书坊,流传的范围应该是较广的。但今日佚失无存,仅余孤本,深为可惜。甘薯过去一直被认为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低级杂粮”,而不为人们所重视。因此,对甘薯的价值有重新再认识的必要。

现在福建省立图书馆收藏着《金薯传习录》的一部完好的本子。这部书刊印于清代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由福州南台小桥“升尺堂书坊”刊行,分为上下两卷。此后又过了十八个年头,到了乾隆五十一年,清朝政府才明令推广种植甘薯。可惜这部书又长期被农学家所忽视,没有继续发挥它的积极作用。

3、乌山的先薯亭

建于清道光年间(1821—1850年),是何道甫为纪念侨胞陈振龙、陈经纶父子引进甘薯和巡抚金学曾推广种植之功德而建的。此亭建在山顶一块巨岩上,八根圆柱撑起一个八角挑角屋顶,亭上有匾,书:先薯亭。四面有围栏可供游客闲坐歇息,中间有石桌石鼓。站在亭子里,透过榕树缝隙,可以远眺榕城景色。据《乌石山志》载,乌山南麓原来还有一个先薯祠,在海滨四先生祠后,为道光十四年(1834年)郡人何则贤(道光乙未举人)所建,内祀先薯(犹先穑之意)及金学曾,配以陈振龙、陈经纶父子,但早已不存。何道甫和何则贤不知是否同一个人?便没有资料可以考证。

三、近代史料辑述

1、医学、保健的食用价值

甘薯原来写作甘茹。因而和东汉杨孚《异物志》和《南方草木状》(旧说西晋嵇含撰,疑为后人伪托)所说的甘茹混淆起来了;其实那是山药一类的东西,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甘薯。现在所说的甘薯是专指番薯说的,又有红薯、红苕、山芋、地瓜等名称。

今考红薯,药食兼用。据《闽书》与《农政全书》记载,其原产海外,大约在明代万历中(公元1589—1608年)传入我国的福建省,并渐播中原各地。在《医林纂要探源》(约公元1760年)药性中,首先记载了它的药用价值,云其生用能“止渴,醒洒,益肺,宁心”。熟用能“益气,充饥,佐谷食”。当代《中华本草》在第6册、第18卷对其性味功能进行了总结,云其:“味甘,性平。归脾、肾经。”功能“补中和血,益气生津,宽肠胃,通便秘。主治脾虚水肿,便泄,疮疡肿毒,肠燥便秘”。据《本草纲目》、《本草纲目拾遗》等古代文献记载,红薯有“补虚乏,益气力,健脾胃,强肾阴”的功效,使人“长寿少疾”。还能补中、和血、暖胃、肥五脏等。李时珍认为“云秣崖之不业,耕者惟种此,蒸切晒收,以充粮食,名薯粮,海中之人多寿,亦有不食五谷,而食番薯故也。”可见地瓜不择地壤,适应性强,好种植,食这可益寿。

此外,甘薯还有许多的用途,既可用来酿酒、熬糖,又可以做成粉丝等各种食品。由于甘薯块根包含很多水分,容易腐烂,各地就创造出各种保藏的方法,如晒干成甘薯片、甘薯丝或粒子,晒干磨粉或去渣制成净粉,以及井窖贮藏鲜薯等。所有这些,突出地表现出我国农民的勤劳和无穷智慧。

我国古代本来也有一些薯类作物,但是都没有甘薯这样高产和这样多的用途。当时著名的科学家徐光启,叫他的弟子在上海郊区试种成功,他亲自调查研究,写成《甘薯疏》,总结出种地瓜的十三种优点,竭力倡导试种,地瓜很快传遍华夏大地。解放以来,甘薯栽培的发展也很快,它的产量,多年仅次于玉米而居全国粮食产量的第四位。甘薯先后在不少地区发展成为主粮之一,所以有“红薯半年粮”的谚语。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WHO)经过3年的研究和评选,评出了六大最健康食品和十大垃圾食品。评选出的最健康食品包括最佳蔬菜、最佳水果、最佳肉食、最佳食油、最佳汤食、最佳护脑食品六类。而人们熟悉的红薯,被列为13种最佳蔬菜的冠军。

薯类作物我国本来也有,《山海经》的《北山经》就有“景山北望少泽,其上多草薯萸”的汇载,晋代郭璞注解:“根似羊蹄,可食,今江南单呼为薯。”《本草纲目》上也写着:“薯,薯蓣也,一名山芋。”可见我们的祖先对薯类作物并非全无所知。但陈振龙引进的“番薯”看来是一个优良品种,故得以在全国推广。但直到上世纪80年代以前,甘薯一直被视为粗粮,只有穷人才拿它当粮食吃,二十年前福州还是三分半钱一斤;如今可值钱了,一斤卖到七八角甚至一元多,差不多和大米一样价格了,有一份按营养价值排出的食谱里居然把它排在头一位,真是身价百倍,由此更可见陈氏家族的贡献之大。

2、长乐的陈振龙文化

1985年世界甘薯栽培面积800.3万公顷,总产量为11143.8万吨。世界甘薯主要栽培面积以亚洲最多,非洲次之,美洲居第3位。

2005年的福州“海峡两岸台农展销售会”,林列的高科技培育品种,价格不菲。据说台湾当局也法令严禁出口,是为了保护果农利益和出口创汇。笔者有马祖朋友,为了民族利益,也走私了改良的火果果种,并在福州广为种植。

这种发展不是轻易得来的。在古代航运不太发达的明朝,传说中曾谈到某些外国不准薯种出国,我们先人则想方设法的引入国内。这些传说虽然不一定可靠,从外国引种确实有一定困难的。若不是热爱祖国,关心生产,和善于接受新事物,是不会千方百计地把薯种传入国内的。传入后并不自私,有的还尽力鼓吹推广。试想推广得如此快,范围又如此大,需要多少薯种?同时还需要结合适宜于当地的栽培技术。这显然是通过很多人的辛勤劳动得来的。甘薯在国内各地区之间的传播、驯化和摸索出一套适宜于各该地区的栽培技术,并先后在各地培育出许多品种,更需要付出长期的和艰辛的劳动。

为弘扬陈振龙爱国济民精神,借以激励后人爱国爱乡情感,促进对外交往,振兴长乐,繁荣桑梓。1998年8月28日,中共长乐市委、长乐市人民政府在青山村陈振龙出生地立“先薯碑”,大为褒扬陈氏之功德。联赞:“引种入闽纱帽池边成伟绩;爱国济民取青桥畔仰前贤”;“祖孙六代引种教民传习神州;义举救荒功垂千古德彼中华”。

1999年,陈氏后裔缅怀祖国,思仰前贤,值振龙公引进金薯406周年之际,重修支祠,永志纪念。碑记“仰前贤,启后昆,愿我族亲团结一致,奋发图强,为振兴中华,造福桑梓,继续作出贡献。”张家坤副省长为祠挥墨题词“陈振龙出生地”。陈氏宗亲并于2005年在奠基建筑“陈振龙纪念堂”。

2006年5月20日,全省海内外宾客在福建省陈氏联谊会、长乐市陈氏海外宗亲总会的组织下,为纪念陈振龙,举办“陈振龙文化研讨会”。

结束语

春风夏日,芒种及至,将是番薯大量培植的季节。不但可以蒸煮、烤制充作主食,也可烹制成肴,调剂膳食,丰富饭菜品种,更以增添生活情趣。

据信息,目前,中国、美国和日本的科学家们正致力于联合开发红薯,并准备将其作为未来的太空作物。此举若成功,则甘薯将身价倍增。对《金薯录》价值的认识,如也对甘薯的认识一样,必将赋予新的意义。

对陈振龙传播番薯的功绩,郭沫若先生在《满江红——纪念番薯传入中国370周年》中给予很高评价。《满江红》词云:我爱红苕,小时候,曾充粮食。明代末,经由吕宋,输入中国。370年一瞬间,十多亿担总产额。一季收,可抵半年粮,超黍稷。原产地,南北美。输入者,华侨力。陈振龙,本是福建原籍。挟入藤篮试密航,归来闽海勤耕植。此功勋,当得比神农,人谁识?

  陈氏先人让我们在温饱之间,咀嚼到了蓝色波澜的慷慨,回味了是绿色稻浪的无私,感动到了黄色人种的博大。更自豪的是,未来的“神州太空之游”,将承载着炎黄子孙对蓝色海洋不息的眷恋,又一次投入母亲的怀抱!

  评论这张
 
阅读(5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