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漫——飘逸人生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日志

 
 
关于我

路漫,自由作家,二十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福州长乐(冰心故里),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外婆的梅花湾》荣获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散文专集《隐形的趐膀》于2011年11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

网易考拉推荐

《怒涛》 (8)  

2011-01-13 23:05:0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章
       八月中秋后的一天夜里,全家围坐在厅堂,油灯在微风的吹动下微微地闪动,母亲在灯下举针穿线,缝补郭威的一件旧衣裳。她把线头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会,对准针鼻,但穿来塞去,一直穿不进去。她放下了线,用手擦了擦眼睛,叹了一口气:“人老了,眼睛也花了!”从郭威懂事起,家中大小衣服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缝成。每件衣服都花费母亲多少心血啊!母亲手生了茧,有时手被刺出了血,但她毫无怨言!郭威想起此事,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他抬起头来,见到母亲憔悴的面孔,感到痛苦难熬,嘴唇一阵痉挛,眼泪差点流了下来。嫂嫂娇贞站了起来,拿起针线凑近灯光,一下子就把线穿进针鼻里,母亲伸手接了过来,仔细缝补起来。自从初春那夜她的表弟允规无故被殴打之后,经过这几个月的生活折磨,嫂嫂瘦了,红润的脸变成腊黄,额前松松的刘海没有了,挽起一只大髻子,挺着大肚子,整天呆在家里。嫂嫂不仅人变了,而且心情也变了。这时她突然浑身发抖,牙齿咬得格格直响,俨然成了另外一个人。母亲抬起头来,见她这副模样,痛在心里,就对嫂嫂说:“娇贞你又在想什么?”
       “我要和保队副郑依歹拼命呀!”
       “娇贞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郑依歹狐假虎威,后山硬,是搬不倒的!”
       “妈,你说得有道理,但这口气我总是咽不下去。我一定要和他拼,就是赔上这条命,也算不了什么!”
       嫂嫂的一席话,给家里罩上一片愁云。
       母亲回到厨房去,一会儿捧出两碗白丸仔(米制品)给郭威与嫂嫂吃。嫂嫂胡乱地吃了上点,步履蹒跚地向她房间移动着。
       翌日中午,一家三口在厅堂准备吃中饭,邮差来到门口,原来郭盛来信了。郭威接了来信,回到厅堂,撕开了信封,撮出黄色信纸。只见纸上歪歪斜斜写了几个字:“母亲大人:儿在外一切都好,请母亲不必挂虑。关于娇贞和人搞关系,水手馆里有人议论此事。从此以后,我与娇贞一刀两断,她改嫁或另谋出路……”郭威一时愣住了,血冲上脑际。嫂嫂连忙从郭威手中抢过信纸,仔细看着。她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痛苦,突然“哇”了一声哭了起来,好像屏关山山洪暴发汹涌奔流似的。母亲急忙奔过去,用力摇动嫂嫂的肩膀,劝她不要哭。嫂嫂从大声号啕大哭变成低声哽咽。母亲说:“郭盛道听途说,一时气愤,才写了这样的信。娇贞你要安下心来,他以后会明白真相。再说郭盛在家时,对你也不错呀!”嫂嫂抬起满是泪痕的脸,低声地说:“背后里也有人挤眉丢眼说坏话,以后叫我怎么生活下去呀!”说着又哭了,热泪顺着刚干的泪痕汩汩地流了下来。母亲愤愤地说:“让他们说去,孩子,你的心我是知道的。咬咬牙关,别理他们,爱惜身子要紧呀!”郭威也安慰着说:“嫂嫂不要哭了,我要写封信给哥哥,把真相告诉他,你安心好了。”
       八月下旬一天夜间,嫂嫂临盆了。
       “腹佬(肚子)圆圆,脚踏棺材墘(边沿)。”在这黑暗愚昧、缺医少药的年代,生育对妇女来说,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不久土婆奶(接生婆)带了一把黑乎乎的剪刀(剪脐带用)来了。母亲叫郭威蹲在厅堂内,以便随时使唤。
       嫂嫂的房间关得紧紧的,母亲在房内帮助土婆奶接生。这时郭威在院子里徘徊,周围显得异常寂静,但不时从房间内传来嫂嫂的刺耳的号叫声,有时又搀杂着母亲温和的声音:“忍住、忍住、过后就好!”不久传来土婆奶激动的声音:“有蒂蒂,男的!”接着又静下来。郭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母亲梦寐以求的愿望实现了。
       郭威走出厅堂,来到院子,抬头仰望天空。密密麻麻的星星在夜雾中隐隐约约地透出微微光。他蓦然地想起哥哥郭盛来。也许他正航行在茫茫的海洋上,面对天上的星星,想起祖国与亲人……
       “欢喜未过啼又来。”第三天,娇贞开始发高烧,肚子发胀,疼痛难当。母亲请来二个指(中医)先生切脉开方(药方),服了好几贴中药,病情仍未好转。经过几天的折磨,嫂嫂娇贞的眼睛显得很大,苍白的面颊陷下去了,不断发出呻吟声。这天下午娇贞病情转危,兰英、阿俤嫂、依泉嫂、清云姆等厝边邻舍闻声赶来,嫂嫂房间济济一堂。母亲说:“都是郭盛这仔,写了信回来,害得娇贞受了许多磨难。”这时娇贞突然睁开眼睛在说话,她话频频地被咳嗽所打断:“不能怪郭盛……他对我很好……都是坏人搞的鬼把戏……我想念他。”娇贞无神的眼光充满痛苦,也充满爱情。母亲的眼睛里噙着泪水,点点头说:“好孩子,你有这样的心情也就好了。要不是捉壮丁,郭盛也不会出国。”说着母亲擦了泪湿湿的眼睛。过了一会儿,娇贞摆动着头,乱蓬蓬的头发打着颤,她一边喘着气,一边用贪婪的眼睛注视着床角熟睡的孩子,不久喉咙里似什么东西梗住了,咯咯两声,闭上眼睛咽气了。
       母亲紧握娇贞冰冷的手,边哭边诉:“没天理的社会,没良心的郑依歹,害得我家好惨呀!今后小孙儿谁人来照顾呀!真是没天没地。”兰英安慰母亲说:“谊奶不要哭了,下面还有许多事处理呀!她一边安慰母亲,一边流下泪来。站在一旁的邻居们擦着眼泪,哽咽着,阿俤嫂更是泣不成声,断断续续地说:“这样好的人,这样早就离开人世……天地真是没长眼睛!”母亲一边啼哭,一边叙述媳妇娇贞为人来:娇贞从小伶俐聪明,针线活儿一学就会。平时对人态度和蔼,说话总是轻声细语。媒婆一提起郭盛与娇贞联姻,一拍即合。过门之后娇贞对母亲体贴入微,母亲对她更是关怀备至。她俩没有红过一次脸、吵过一次嘴。在屏关桥一带谁不夸奖一对好婆媳呢?谁知万恶的社会把她吞噬了……
       依泉嫂哀叹道:“这世道何时才是尽头啊?”沉默多时清云姆发言了。清云姆伶牙利嘴,妙语横生:“‘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前一年(1937)七月七日小小日本国,发动了芦沟桥事变,派兵占领华北,现在国都南京也被占领,屠杀几十万生灵,正在驱兵南下,福泽县沦陷有日啊!若香港也被占领,停止了汇款业务。我们这里许多男人出国谋生,如果断绝经济来源,家庭如何生存,这是最为担心的事啊!”
       清云姆一席话对这一帮孤陋寡闻的妇女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